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受用的感覺
受用的感覺

受用的感覺

(一)

  「嗖~~!」

  她身體一縱,已到了地面。環視四周人影也不見一個,一個閃身走到門內……一硬物緊緊的抵到她背后。

  「不要動!」

  低的聲音響起。

  「向前行!」

  她無奈的依著他的指示走,但心中不住盤算著,可是在空曠的大殿中她什麼也做不成。再轉過一個長行,她被帶到一間小房中,他狠狠的一推,她跌進房中去,但到此刻仍看不見身后的人。

  空洞的房中,黑得不見五指,她沿著墻慢慢的摸著,四周都滑不溜手,就門在那也找不到。今天她到這要殺一個人…,但現在不樂觀了。房中的空氣不往的上升,而且十分混濁,不一會昏了……「想不到是個妞兒……」「死了很可惜不是嗎?」

  蒙濃中她聲見人聲的對話但不一會她又昏了過去。

  「 !」

  冰水冷冷的淋下來,身體一冷,醒了來。她感到赤條條的,冰冷的水從身體上流下。強光之下,好一會才看張開眼睛,兩個大漢睜雙眼看著她,身體被縛在倚上,好不自在。其中一個俯身到她身前,輕扼著她那雪白的乳房。

  「她又是來殺人的是嗎?」

  他出奇地的溫和的道。

  她并沒有作聲。

  「你不說我也知道的,來殺他的多的是,但像你這樣可愛的女孩卻少見。哈!哈!」笑聲中卻不懷好意。

  她暗自的想著他的用心,但一點也想不通。

  他的手漸用力的扼著那堅 的乳房,舌頭更輕咬著乳蒂,陣陣的酥軟的感覺到她的身體去,他那褲中的巨大的東西不經意的碰到她的大腿,心中暗計一閃。

  她瞇起雙眼,像極受用似的,口中輕輕的發著呻吟聲,雙腿碰著他那大家伙。

  「讓我來幫你好嗎?」她說。

  「怎來助我?」他道。

  「松了繩了先可以嗎?」

  他向另一人打了眼色。

  「看她也耍不出什麼花樣,好吧!」

  繩松了,她跪在地上慢慢把他褲鏈拉開,巨大的肉腸跑了出來,一口把它含在口里,小舌頭撥弄著那龜頭,肉腸更漲大了不少,來回的慢慢的套弄著。

  突然他緊捉著她的頭,一下比一下更快的抽插著,深插到喉里……「吱~~吱~~」精液射到她的面上去,她一點也沒抹去面上的精液,流到口中的更舔去。

  「好一個小賤人!购竺娴娜苏f!敢瞾斫o我舔舔!顾蜒澴用撓,陰莖也跑了出了來。

  她把身體抬高,雙乳緊緊的貼著那大肉腸,手指在小穴中輕揉了幾下便濕了,把愛液涂在雙乳間,雙手推著把肉腸夾在雙乳間,不斷的磨擦著,看著肉腸前端的小孔白色液汁沁出。

  就在此剎那,她身子一伏,已從他的褲中拔出 出來指著他,精液射到她的背上去。她抬頭向他展露了一個勝利的笑容。

  但他卻比她笑得更奇妙,手攤開,子彈全在他的手中。

  「想暗算我!」他說

  她一躍,想從他手中搶去子彈,但他狠狠的一腳已踢來,她想避也來不及,身體遠遠的拋開,硬生生的撞到墻去,倦伏在地上。

  **************************************************************************(二)他急步的走上前,把手抓著她的頭發,重重的扯了下來。

  「呀~~!痛!」她身子順勢的站了起來。

  拳頭再一次的重重擊在她的小腹上。

  身子彎起來,大漢才放手,她跌到地上去。

  他再一次的走上前,雙手捉著她的小屁股,重重的打了兩下。那巨大的陰莖抽了出來,對著那乾涸的陰穴插了起去。

  「呀~~!呀~~~~!」

  她痛得眼水直標,火熱熱的痛楚由小穴中傳來,伏在地上的上身狂亂的扭動著。

  他在插不到一半,便阻著,再重插一下。那薄薄的處女膜裂開,火熱的肉捧重插至沒根。

  哪嘗過人道的她不停的哭泣著,受著一下比一下更重的沖擊,她全感不到那做愛帶來的快感,只有撕心裂肺痛楚。

  「呀……!呀……!嗄……!呀……!呀……!」她不住的尖叫,痛楚一點點舒發出來,雙手不斷的在地上抓著,但光滑的地面什麼也抓不著。

  他的大手用力的扼著她那雙完美的乳房,那對粉紅的乳蒂也搓得紅腫起來,那緊狹的小穴令他更是興奮。

  不一會要 出來,染紅了處女鮮血的大肉腸拔出,揪起頭發,對著那小嘴插了進去,直頂到喉深處;馃岬木嚎裆溥M去,小口一下填滿了。

  「碰……!」

  他重重一拋,她撞到地上,急促的喘著氣、嗚咽著哭泣。

  他再一腳踢去,身子一滑,「碰」的一聲,撞到墻上便昏了過去。

  他轉身向著另一人道:「真爽!想不到這小賤人仍是處女……」她還沒聽完他們的對話已昏倒了。

  她醒來時已不見任何人了,只有她自己一個人冷冰冰的躺在地上。她口仍含著滿口的精液,她一口吐了出來,但仍不少留在臉上。

  低頭一看,小穴上紅紅的,愛液在她昏倒才流了出來,沾滿在那黑森林上,她手一按想去止往流出的淫水,但一碰可痛得不得了。

  眼淚又再一次不由自主的流出來,她已被狠狠的強奸了,心中不忿。她一拭淚水站了起來,愛液沿著雙腿流到地上。精神一抖,強將心中的不忿壓下。環視四周,只見四處密不透風,身體也光著,想找點工具也不行。她走到門前。

  「碰~~!」

  門一點也沒反應,肩膀也碰得痛。一屁股的坐到地上,心中躊帳。抬頭看天花板,就連抽氣的也不見,但空氣一點也不混沌。心計一生,再一次狠狠的撞到門上,不幾下就昏到地上。

  不一會門打開了,密閉的房間有監視的東西,門一打開,那人一走進來,她翻身而走,踢到下身。那人身子一彎,手重擊在他的后頸,搶了他的 便不理那人即沖出去。

  就於此刻,警號暴響,大隊的人趕至。大殿的中心由底至頂皆是中空的,一層層環形的大廈團繞著它。她一攀攔桿躍到下層,身體一閃到了一間房中。房中空蕩蕩的,但心中總有不妥的感覺,門自動的關上。

  再一次逃出去,子彈擦身而過,地上一滾,巳開 射倒他們。向前一沖,竄到電梯去。門關上,看著電梯的燈一層層的向下閃動。剛才所看地上人影也不見一個,想必有機會逃脫。

  **************************************************************************(叁)「叮!」電梯門開。

  「卡~~擦!」

  數十支 已指著她,她只好無奈地舉手投降。

  十幾人押著她,到一道長長的走廊中。押著她的人不斷搓著雙乳,扼那雪白的屁股。短短的一段走廊好不好受,她強忍著,不容易才走完那走廊。

  走到一很大的房間中,只見房中有著一個身披長發,離她不到叁尺,一點防預也沒有,面目威武的男人坐在大椅上。

  離她不到叁尺,一點防預也沒有,雙腿張開,一個衣著性感的女人伏在他的下體上,前后擺著頭吸啜他的陰莖。那女人的連身裙短得不合符比列,光滑的屁股露了一大截。那男人的手探進女人的衣內,不往的搓弄。

  門關上,男人方抬頭看了她一眼,推開那女人。那女的口中流著白色的液體。

  「你要嘗嘗嗎?」他輕拍著他那十多寸的大陰莖「你想怎樣!」「怎樣?可不想好!埂改憧刹慌挛覛⒛銌?」話未完縱身而前,雙手持刀往他斬。

  「碰~~~!」

  她重重的撞到玻璃墻上,那透明得一點瑕 也沒有。

  「小妹妹,你還不是殺不了我嘛!」

  玻璃墻徐徐的降下。

  他哈哈一笑,踏步走上前來,輕輕摸著她的頭。

  她本是想避開的,但那突如其來的動作,反應也不及,心中不由慌著,抬頭看著他。

  「你叫什麼名字?」他微笑著說,手仍放在她的頭上。

  「凌婉~~」

  只見他略點頭,走回他的椅上。

  就在他坐的一剎那,凌婉再一次躍起,攻向他去。

  他那巨大的陰莖奇幻的勃了起來,精液前端射向她,她的身體被那精液擊中,倒在地上。

  「你……你不是人嗎?」她抖震的說

  「你錯了,這只是生化陰莖,隨心而起。這麼多人就是殺不了我。好,不再說廢話,像你般的美人兒,就讓我好好的操你吧!」話未說完早已踏步而出。

  凌婉嚇得往門處逃去。但還未到時,手已被他拉住,身體往前一仆,雪白的屁股高高的隆起,兩片粉紅的花瓣緊合起來,一雙大腿緊緊的并起來。

  但他那只強勁的陰莖對著細小的洞口一插便到深處去,兩片陰唇也陷了起來。她那剛開發的小穴,哪受得起那沉重的沖擊,她痛得尖叫起來,淚水流出,不住的掙扎著。但一點也不管用,越是掙扎越是痛楚,身體便停了下來。

  他扯著她的雙手往后拉,從后面往陰戶抽插著,緊狹的小穴對他一點也不影響。

  「呀~~!呀~~!」

  一直插了半小時也不停下,痛楚的尖叫成了陣陣無力的呻吟聲。拔出已沾滿了愛液的陰莖,又對著那菊花口破入去。

  「呀~~~~~~~~~~~~~~~~~!」屁眼一下子的裂開,鮮血在兩腿流到地上,上身重重的倒到地上。他兩手捉著她的屁股繼續干著,凌婉痛得扭著身體,那束起的長發散開,雙手不往的亂抓。

  他一下一下的重插著,「啪啪」的響聲不絕於耳,兩個洞口也腫紅著。再一次抽出,那陰莖巳有十多寸長,一手抽起她的頭發,精液灌到她口中去。

  她不由己的一口一口的喝著,如泉水般瀉到地上。他手一放,凌婉再一次的倒下去。

  **************************************************************************(四)全身都十分的痛楚,慢慢地,她醒來了,下身腫痛著,站不起來。斜斜的坐了起來,只感到地板的冰冷,滿口腥味的精液沾著,但也巳乾了。心中又一陣的迷惘,也不大清楚自己在哪兒,心中不禁強烈想哭,強忍著,但淚已流出來。

  不止失去處子之身,還給人把二個洞全操破了。

  凌婉一腳站起來,陰戶痛得她兩腿合不上。一腳一腳的繞著房子看,她已被囚到另一密室中,她再不想到要逃,因此刻她根本辦不到。要多走兩步也難,心中不由暗下來,到此刻她仍是赤條條的光著身子,她躺到地上倦著,睡了。

  門打開,走來了兩個人把她挾著走,她被拖著般的走,好不容易才走穩。

  凌婉心中不由一寒,難進又要給人干嗎?她不敢再去想,但難道順其自然的一直的被人干嗎?

  不到一會,已走到一更大的房中,一大堆不知名的儀器,及一張很大的金屬床。

  而她不一會已被鎖到床上,雙手雙腳也被金屬扣緊鎖著。躺在床上,驟見那剛才干她的人。

  「喂!放我呀!」

  但只見他微的一笑便走開了。

  她努力的掙扎著,但緊鎖的扣,令她動不得。

  周圍的人忙著的走,一道道的電線貼到她的身上,十多條的喉管也插到她的陰道去,他們到底要做什麼她根本不知道,且什麼也做不到。

  不久,十多人一個個的圍在她身旁研究著。

  「喂!你們究竟想怎樣?」

  他們像聽不到的似的。

  「喂~~」

  一道電流突然傳來,可是一點也不痛,而且渾身發軟,舒暢的感覺傳到全身去。

  電流像有節奏似的,一陣陣的,就像自慰的感覺,乳頭硬得痛起來,雙乳高高的豎立起,白色的乳汁出奇地流出來。

  陰戶是張得大大的,淫水像水喉般涌出,兩片陰唇翻得更是開,像快要裂開的感覺,陰蒂更漲得前所未有之大,高高的立起來,就像男人的陰莖般大。全身火燒似的快感漫延著,呻吟聲激烈的響起。

  「呀~~!呀~~~~~~~~~~~~~~~~~~~~~~~~~~!」胸前的皮膚撕裂地痛楚著,身體像一寸一寸的裂開,她看著自己的皮膚寸寸的裂開著,強大的痛楚與高潮混雜著,快樂與死亡的感覺游走著,剎那她昏了去。

  ……

  不知多久,凌婉再一次醒來,全身都是刺痛的感覺,再一次的到了那囚房中。她仍是合著雙眼,但她感到已有點不同,身體的感覺更是敏感,就是空氣的流動,她亦清淅的感到。她不感置信的睜開眼睛,只見自己的身體比從前更是白嫩,那原是美好的線條,她不敢想像自已會是這麼的完美,就像人工雕塑般。

  她細致的撫摸雪白的肌膚,電流的快感傳來。那兩片粉紅的花瓣更是誘人,她不自覺的摸著,淫水立時涌現,口中在輕輕的呻吟著,快樂得令她自己不能置信,高潮疊疊的,沾滿愛液的手指扼乳房,但它大得不能好好的扼著,低頭已能含著乳蒂,而且十分堅挺。高潮一下的走過,她伏到地上喘著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