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強暴子菱
強暴子菱

強暴子菱

晚上九點四十,老秦送走了最后一班交通車,走回警衛室,準備吃宵夜,公司里除了研發部之外幾乎都已經走光了,這時候一個高跟鞋的聲音「喀喀喀」的從背后傳來,老秦回頭一看,原來是人事部的大美女王子菱。

  王子菱今天加班,忙到九點多,本來想趕最后一班交通車的,哪知道臨時肚子痛,上了個廁所出來,交通車已經開走了。

  「王小姐,今天這么晚下班?」老秦跟子菱打招呼。

  「是啊,交通車走了嗎?」子菱說。經過好幾個月了,子菱對這個四十歲的男人印象還是不好。

  「現在已經沒有交通車啰!估锨卣f:「你要叫計程車嗎?」「好啊,麻煩你啦!」子菱說。

  老秦走回警衛室正準備打電話叫計程車時,看著站在警衛室外的狐貍眼美女王子菱,子菱今天穿著一件剪裁合宜的米色薄外套和淺綠色的薄襯衫,配上格子紋的短裙,揹著一個Burberry的包包,腳上也搭配著穿了一雙粉綠色的涼鞋,整個人散發著嬌嫩欲滴的青春活力。

  她背對著老秦站著,老秦看著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忍不住想像那身光溜溜的雪白肉體,此時真是色膽包天,他吞了吞口水,把拿在手上的電話又放了下去。

  「王小姐,我打給車行了,車行說十分鐘以后會有車來!估锨貙χl室外面的子菱說。

  子菱回過頭來,對著老秦笑著點了點頭,一雙風流的狐貍眼瞇了起來,淺淺的酒窩襯著她紅艷的雙唇,當真是艷不可當,把老秦看得是一團欲火直從肚子里燒起來。

  老秦又說:「王小姐,你要不要進來坐著等?」「不用了,才十分鐘而已啊,我在外面等等就算了!棺恿庹f完,就繼續站在警衛室門口那等。

  老秦心想:「等?你等得到才有鬼!菇又锨卮蜷_抽屜,把公司準備著給警衛防身的電擊棒拿出來,然后往外走去。

  子菱看到老秦走出來,也不已為意,繼續站在那邊看著公司外面的馬路,鴻達電子位于工業區里面,這時候外面的車輛已經不多,突然間子菱聽到身后傳來一聲「喀答」輕響,她正想轉頭時,一陣強大的電流已經讓她昏了過去。

  老秦從子菱的身后一擊得手,馬上搶上前去把軟倒的子菱一把扶住,趁著四下無人,立刻把子菱拖進警衛室后面的儲藏室里,老秦把子菱給放在地上,先捏了捏她粉嫩的臉頰,臉上露出得意的淫笑。

  「小騷貨,我就說我總有干到你的一天吧!」他看了看表,現在時間還不到十點,等到了晚上一兩點時再來搞比較安全。心想還是先把這個美女給綁好,免得跑了。

  子菱張開眼睛的時候,覺得四周一片黑暗,自己似乎是靠墻坐著,想要動卻發現手腕被綁在頭頂上,她掙扎了一下,手腕應該是被綁在一根鐵管上。而腳踝也被綁住了。想要大叫,可是嘴里塞了一塊布,想用把那塊布吐掉,又發現有根繩子從自己的口中繞到后頸綁著。

  這時子菱心中的驚駭到了極點,她用力的掙扎,渾身亂扭亂踢,可是手上的繩子綁得相當緊,她越掙扎手腕就越痛,只好放棄。這時眼睛也已經適應了四周的黑暗,她向四周看去,這個房間相當的小,四周隨便堆了一些清掃用具和一張摺迭躺椅,唯一的出入口就是在自己左手邊的一扇門。

  子菱開始回想起剛剛的遭遇,自己明明在公司大門口等計程車,然后突然間被什么東西電到,就沒有知覺了!甘钦l偷襲我?」子菱懷疑起來,她的腦袋中浮現出一張笑容猥瑣的臉來。

  這時她左手邊的那扇門被打了開來,子菱被突然來的強光弄得看不清楚,但那扇門很快的又被關起來,小房間的燈被打開,一個男人手上拿了一根警棍走進來,他走到子菱的跟前蹲了下來:「王小姐,你醒啦!鼓侨四樕戏浩鹆钊松鷧挼拟嵭θ,正是那討人厭的中年色胚,老秦。

  「唔……唔……」子菱眼見老秦靠近自己,把身體蜷縮起來,她想說話,可是嘴巴被塞住,只能發出不清楚的呻吟。

  「小美人,你想說什么?」老秦露出一口黃牙說:「我知道啦,你是想說:

  「快來干我,我的穴好癢!箤Π?」

  子菱長這么大,雖然她不是什么純潔少女,也交過好幾個男朋友,但是哪里聽過這么無恥的話來,她漲紅了臉,拼命的搖頭。

  老秦也不理她,自顧自的從口袋里掏出一根煙來點著,然后對著子菱的臉上噴過去,子菱皺起了眉頭把頭給撇過去。老秦繼續又說:「不要不好意思嘛,是女人都會有穴癢的時候!老實跟我說,是不是穴很癢?」子菱聽得這話又是拼命的搖頭,她雖然不喜歡老秦的長相,可是作夢也想不到老秦這樣一個平?雌鹞肺房s縮的人,居然會是這么下流無恥的家伙。

  老秦也不生氣,噴了一口煙之后又說:「唉唷,不是穴癢,那是屁眼癢啰,看不出來,你這樣的大美女居然會喜歡給人干屁眼!棺恿饴牭竭@話,氣得滿臉通紅,依著她平常高傲的脾氣,早就要開罵了,此時手腳被制,別說開口罵人,連想不聽都不行,只聽得老秦那無恥至極的話一句接一句的說個不停,子菱被逗得又羞又氣,只能拼命搖頭。

  老秦見子菱把眼睛閉上了,大搖其頭,又說:「你都不說話,看起來是默認了,唉,看起來我只好犧牲一下,幫你止止癢了!估锨孛鲾[著耍無賴,子菱聽得清楚,想要抗議,奈何無法說話,只能發出唔唔唔的聲音抗議。

  「你要我快一點是吧?唉,現在的年輕女孩怎么都這么急!」老秦淫笑著說。子菱的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那雙風流的狐貍眼中滿是求饒的神色,但是碰到老秦這色鬼,只是更激起他的獸欲而已。

  「這樣吧,你要給我從背后干的話,就把頭偏到左邊;若要給我從前面干的話,就把頭偏到右邊。如果兩邊都不偏,那就是要給我干屁眼,你自己選吧!」老秦把快抽完的煙頭一丟,站了起身,大聲喝令道:「快決定哦,春宵一夜值千金哪!」話聲一落,老秦已經動手把褲頭解開,然后很快的把襯衫也脫掉,一根怒氣騰騰的大肉棒在子菱驚懼的瞳孔中晃動著。

  子菱看到老秦那根矗立在濃密黑毛中的巨大兇器,知道他是來真的,這時她腦海中已一片空白,頭怎么擺都不對,眼見老秦那根碩大的肉棒往自己的眼前逼近,子菱早已不知如何是好。

  「快作決定。。!」老秦突然把聲音提高,那閃著亮光的香菇頭幾乎已經快碰到子菱的鼻尖了。子菱被他一嚇,把頭撇了開來,那是左邊。

  「喜歡從前面來?這可是你自己決定的!估锨刭\忒兮兮的笑著。

  「唔唔唔……」子菱美麗的臉上滿布著驚恐的神色,被塞住的口中發出抗拒的嘆息。但是老秦抓住她的頭發,堅硬火熱的肉棒在她光滑的臉頰上搓弄著,一陣陣濃厚的體味直沖到子菱的腦海。

  「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子菱在心中哭喊著,恥辱的眼淚已經忍不住流了下來,清亮的淚珠劃過她雪白的臉頰,卻被老秦紫紅色的龜頭給戳破,混著老秦馬眼中流出的淫水涂在子菱的臉上。

  老秦接著俯身下去,手從子菱的雙腿中間慢慢的往上擠,子菱用力的夾緊大腿,可是無法阻擋老秦那粗糙而有力的手掌,老秦知道他的時間很充裕,現在才一點半,從現在開始,干到五點也沒人會來。

  不用急,他要慢慢的享受強奸美女,讓她產生高潮的變態欲望。

  老秦慢慢的掀開子菱的格子裙,子菱扭動著身體,但是在裙子底下那件性感的蕾絲雕花內褲卻跟老秦打起招呼來。而老秦的手也順著那充滿彈性的大腿摸到她的兩腿之間,讓子菱有股惡寒的感覺,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

  「嘖嘖嘖,你這里好溫暖啊!估锨卣f著,「這觸感真棒!顾氖衷谧恿獾难澋啄Σ林,子菱的掙扎讓老秦的手充分感覺到充滿彈性的肉欲。

  「喂,我現在要舔舔你的腳,要是你敢踹我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估锨卣f,他再次沿著子菱的腿往下摸,子菱的身體因為害怕而微微的發抖,老秦一路摸到她纖細的腳踝,然后解開了繩子,兩手捉住子菱的腳踝,將她仍穿著高跟鞋的腳捧了起來,一張嘴吻上了子菱的腳背。

  子菱感覺到老秦嘴唇的觸感和熱氣,那惡寒的討厭感覺再也忍不住,兩腳用力一踢,這下老秦雖然僥幸沒有被高跟鞋鞋根給踢中,卻也被這股力量弄得跌坐在地上。

  「干你娘!不是叫你不要動嗎!估锨伛R上站了起來,手中抓住那根警衛用的電擊棒,一聲輕響,鐵棒彈了出來,老秦揮動著鐵棒,往子菱的大腿招呼,當鐵棒打中大腿時,那痛入骨髓的感覺,讓口中被塞東西的子菱發出巨大的呻吟聲,纖細的身體隨之扭動。

  老秦這輩子當然不是沒打過女人,可是打這么漂亮的可還是頭一糟,眼見子菱修長的身體因痛苦而扭動的樣子,讓他精神為之大振,手上的細鐵棒又繼續往子菱的乳房,腰肢,屁股,小腿等地方揮了過去。

  可憐的子菱雙手被綁在墻上,毫無反抗能力,只能在地上亂扭,幸好老秦只是為了看她扭動身體的姿態,下手仍然有所保留,不過就算這樣,也足以讓她痛得眼淚流個不停,渾身的肌膚都傳來撕裂一般的痛楚。

  老秦打了一會,把細鐵棒高高舉起,對著滿臉淚光的子菱說︰「你還要不要亂動﹖」子菱猛烈的搖頭。

  「要乖嘛,這樣才對啊!估锨胤畔率稚系木,再次蹲了下來,「我也不想把個美人兒打成這個樣啊,看起來好可憐啊!拐f完他俯身下去,極其溫柔的捧起子菱的纖足,他湊上嘴,緩慢的沿著腳背往上舔,從腳背、脛骨、小腿、膝彎沿著大腿內側一直舔到了子菱雙腿之間的性感地帶。老秦的動作極其緩慢而富于挑逗性,當他的舌頭舔到膝彎的時候,一股輕微的電流竄了上來,子菱的身體輕輕的抖了一下,而老秦便執拗的在她兩腿的膝彎上極力的來回舔弄,濕熱的舌頭不停的在子菱的膝彎上面挑逗著她敏感的神經。

  「這個男人真是討厭!棺恿庑南,老秦緩慢的動作讓她的心中有股討厭的悸動,那是被一連串輕微的電亟所激起的漣漪,她全身的汗毛都慢慢的豎立起來,而全身的細胞也逐漸地敏感起來。

  當老秦的濕熱的吐息噴向她的花唇時,雖然隔內褲和柔細的陰毛,子菱卻好像什么都沒穿一樣的被那股熱氣弄得微微喘息了起來。

  老秦抬起頭,一臉笑意的看著子菱,那股帶點理解的輕視讓子菱有點受不了,老秦雙手拉住子菱的薄襯衫,用力一扯,釦子應聲跳起,露出腹部光滑的肌膚和淡紫色的胸罩。

  「皮膚很棒哦!估锨卣f著,手伸到子菱光滑的背后,輕輕一捏,胸罩的背扣立刻打開,兩團柔軟的肉球很快的跳入老秦雙手的掌握中,他輕巧的用手撫摸那柔軟又有彈性的乳房,同時用手指捏弄子菱小巧的褐色乳頭。

  「唔‥‥」子菱覺得自己更加無所憑藉,老秦這時把頭埋了下去,濕熱的舌頭從她的肚臍開始向下滑動,然后用嘴咬住了子菱的薄內褲,慢慢的扯下來,老秦移開了遮住密穴的最后一層防線,厚厚的嘴唇立刻和子菱的陰唇吻在一起!高括E‥」子菱從喉頭發出聲音來。

  老秦的舌頭很快的頂開子菱的秘裂,仔細的舔著,而那雙熱呼呼的粗糙手掌,更是耐心的在子菱23吋的腰肢到34C的乳房間尋找著任何可以攻擊的性感帶。

  「唔‥‥呃‥‥嗯嗯」子菱抵抗著老秦利用技巧和耐心的可怕挑逗,她扭動著身體想逃離老秦的攻擊?墒抢锨氐淖炀拖袼我粯,緊緊的吸附在她的秘穴洞口,他不像一般人直接去攻擊敏感的肉豆,反而是反反覆覆的沿著子菱光滑的陰唇上上下下的舔著,這樣在他偶爾用舌尖掃過子菱的肉豆時,就能聽到從子菱的鼻孔中發出的美妙呻吟。

  「有感覺了嗎!估锨靥痤^來說,在自己的攻擊下,子菱粉紅色的光滑花唇已經充血張開,帶有咸酸味的淫水大量的涌出!高@是從你的小洞洞里面流出來的東西唷!估锨赜檬种刚戳诵┮,拿到子菱的眼前示威著。

  子菱白皙的臉龐這時泛出像粉紅色玫瑰花瓣一樣的顏色,她不是沒有過性經驗,當然也知道自己身體的反應,看著眼前老秦手指上晶亮的淫水,也只能閉起眼睛來拒絕承認。

  「不好意思啊,沒關系,現在才剛開始而已,待會包準讓你爽到什么都叫得出來!估锨匾荒樫\笑的說,子菱的反應讓他越來越有信心。

  老秦這時再度展開攻勢,右腳膝蓋頂在子菱的大腿中間,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滑入子菱的的肉縫中,拇指翹起來按著她的陰核,左手按住她的左乳,而子菱的右乳則是被老秦的嘴攻占。這下子菱全身要害同時受到攻擊,老秦一手用力挖,一手使勁揉,嘴巴又咬又舔的,弄得子菱好像被打開開關的電動娃娃一樣,呼吸加速,23吋的細腰狂扭,修長的大腿踢個不停,那雙有著蝴蝶裝飾的粉綠色涼鞋掛在她的美腳上,幾乎快飛了出去。

  但是老秦就像找到獵物的水蛭一樣,緊緊的吸附在子菱的身上,子菱的快感急速升高,柔軟的身體像火一樣燙,鼻孔中發出嬰兒一樣的哼聲,被毛巾塞住的嘴角甚至流出口水來,老秦扯開子菱口中的毛巾,把嘴覆了上去。

  子菱馬上好像如獲至寶一樣的和老秦熱吻起來,火熱的舌頭搜尋著眼前這個猥瑣中年男子的舌頭,貪婪的吸吮著他的口水,一雙細長的狐貍眼中早已看不見平日的傲氣,只見到狂燒的欲火。

  「啊‥‥‥我‥‥好舒服‥好爽‥快‥快不行了‥噢‥噢‥」子菱放開老秦的嘴,發出嬌媚的呻吟來,扭動的身體停止了動作,老秦在密穴中的手指好像挖到井水一樣,子菱雪白的大腿大大的扠開,讓手指的掏弄更加方便些,而她粉紅色的花唇中噴出興奮的淫水,在撲滋的水聲中,老秦還沒有插入就把子菱一路推送到今晚第一次的高潮。

  子菱喘著氣,她的臉上泛著紅潮,堅挺胸脯高低起伏著,一雙本就勾魂的媚眼,這時更加嬌媚誘人,而這雙眼神這時正看著老秦。

  「怎么樣,剛剛很舒服吧!估锨匾琅f抱著她,原本插在肉洞中的手指也抽了出來,濕濕的手指在子菱的胸脯上揩拭著,「要不要給我干了!估锨卣f。

  「你怎么說話那么粗!棺恿庹f,「這種話我說不出口!埂甘菃!估锨貞蛑o的說﹕「那我也不勉強你!顾蜃谧恿獾碾p腿中間,粗大的陽具直接頂在她濕熱的花唇上,火熱的龜頭在陰核上摩擦著。

  「啊‥‥你好討厭啊!棺恿獍ソ兄。有時龜頭滑過陰道口,她還挺起腰肢追過去,但是老秦都只讓大龜頭進去一點點就逃掉。

  「你就說「我給你干,快干死我」,這樣就行了啊!估锨赜檬址鲋约旱拇箨柧,其實他也很希望把肉棒深深的埋入子菱的肉穴之中,但是他更享受玩弄年輕美女的樂趣,何況現在時間還很多。

  「不‥‥不要!棺恿馑χ^,美麗的大波浪發型甩動著,「討厭啦‥‥啊‥‥快給我啦!埂覆恍信,你不乖的話,我才不要給你,快說啊!估锨乩^續促狹的戲弄著子菱。

  「啊‥‥人家不好意思嘛‥‥噢‥」子菱向下瞄著那跟粗大的肉棒,它沾滿了淫水,在燈光下閃閃發光著,龜頭正在自己敏感的陰核上摩擦著。

  「快啊,想要大肉棒給你插進去就快說啊!估锨乩^續著他的挑逗,龜頭埋進去一點就又抽出來,急得子菱快哭出來。

  「你‥討厭啦‥快‥快干我,干死我吧‥‥」子菱閉上眼睛,把頭轉過去說出這句話來,她不想讓自己羞紅臉的樣子讓老秦看到。

  「不行哦,要對著我說!估锨刈阶∷南掳,把她的臉轉過來。

  「你作弄我,我不說了!棺恿饧t著臉,咬著下唇說。

  「那我只好對不起我的小弟弟和你的小妹妹啦!估锨刈⒁曋恿獾难劬,他決心要讓這個驕傲的女人說出可恥的話來。

  「啊‥‥你這個壞人!棺恿鈬@了口氣,「快干我,快干死我!顾K于在老秦的面前說出這句話來,子菱好像如釋重負一樣低下了頭,在火熱的肉棒和情欲的脅迫下放棄了她的自尊心。

  「那我就不客氣了!估锨匾煌ρ,大龜頭擠開柔弱的花唇,往子菱的最深處擠進去。

  「唔‥‥啊啊!咕薮蟮娜獍粝衲緲兑粯哟踢M身體中,子菱張大了嘴,發出惱人的嘆息,在經歷了長時間的挑逗調情之后,期待已久的插入讓她的身體格外的敏感,何況老秦的巨炮是她從來沒有經驗過的,尤其他的龜頭特別的大,在進入的時候子菱只能張大嘴劇烈的喘著氣。

  「噢,真他媽的會夾啊!估锨靥鹱恿獾挠彝,肉棒很緩慢的向子菱的深處前進,溫熱潮濕的肉穴馬上興奮的纏住他的肉棒。

  子菱呻吟著,老秦的龜頭這時候已經頂住了她的花心,但是仍在往前進,她幾乎不敢相信,但身體的感覺卻讓她不得不信,龜頭似乎要從蜜穴入口一路頂到喉頭一樣的可怕刺激。

  「撞到底了嗎‥嗯‥」老秦說著,她發現龜頭已經頂住了花心,看來子菱的肉洞很淺,但是淺歸淺,其實不管再大的東西都塞得下,這種女人會很受到男人的喜愛,因為不管肉棒的大小都能讓她感到滿足,而且很容易達到高潮。

  「天啊‥‥好舒服‥好大啊‥‥噢‥呃」子菱說著,這樣巨大的肉棒讓已經十分敏感的她感受到從沒有過的快感,花心受到大龜頭的擠壓,一點一點的往內縮,要被穿透的可怕壓迫感從肉洞的深處爆發出一股股的強烈快感,「插‥‥插到底了‥‥噢‥‥不行了‥啊」「才這樣就不行了嗎!估锨卣f,「我還沒有開始動耶!估锨乜偹惆颜獍舨辶诉M去,他滿意的品嘗著和子菱緊緊相連的舒暢快感,用龜頭轉摩著她的子宮頸。

  「啊啊‥‥這樣‥‥好可怕‥」子菱叫著,光是被老秦這樣深深插入的過程,她就已經快高潮了,被徹底撩撥的肉洞這時已經開始收縮了。

  「那就讓你爽個夠!估锨匕讶獍粽麄抽出到只有龜頭在里面,然后用力的撞進去。

  「啊啊啊‥‥‥」子菱扭動著頭,秀發飛揚起來,僅只是第一下的抽插就讓她有飛起來一樣的快感。

  「舒服嗎‥‥嗯‥嗯‥」老秦賣力的開始活塞運動,子菱的反應超乎意料的強烈,才干沒有幾下,敏感陰道就開始收縮夾緊,陰精也大量的噴出。

  「天‥‥天啊,不行‥‥不要了‥啊啊啊‥‥」子菱瘋狂的扭動著身體,手腕上的尼龍繩在她白嫩的皮膚上畫下一道道興奮的痕跡,可怕的快感不停的從兩人緊密結合的性器中傳來。

  「這么快就到了嗎,你真沒用!估锨卮鴼庹f,他知道剛剛耐心的挑逗發揮了效用。子菱敏感的身體在老秦巨棒的穿刺下很快的就到達了頂峰。接著他扶著無力的子菱站了起來,撈起她的左腳,讓她僅剩下右腳著地。子菱背靠著墻,老秦粗大的肉棍一下又一下的猛力頂著她的花心。

  「要死了‥‥‥噢‥‥要被大棒子插死了‥‥」子菱尖叫著,單獨站立的右腳幾乎快要抽筋,每次老秦用力一撞,花心就傳來劇烈的快感,身體幾乎要被撞飛的感覺。

  「我干得你爽不爽‥‥嗯‥」老秦也低吼著,小小的儲藏室中除了喘息的聲音,就是兩人下體撞擊的啪啪聲。

  「有‥有‥‥有啊‥‥我好爽‥啊啊‥我又要‥噢‥啊‥‥我到了‥‥到了‥‥不要了啊‥‥啊‥‥」子菱發出瀕死般的尖叫,陣陣的快感讓她的腦袋麻痹,眼前發黑,幾乎就要軟倒,但是她的陰道卻好像抽筋一樣的瘋狂夾緊老秦的肉棒。

  當子菱從高潮的余韻中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地上,手上的尼龍繩已經解開了,而老秦的那張猥瑣的臉正得意的看著自己,不禁害羞起來,「你看什么看啦!棺恿膺,再經過剛剛的幾次高潮后讓她和這個男人的感情好像突然之間變得很好一樣,至少在現在這個時點,男人的大肉棒還深深的插在自己的身體里的時候。

  「沒有啊,我覺得你很漂亮啊!估锨匚ばδ樀恼f。

  「你,還不是你強迫我,你這是強奸‥‥唉唷‥你‥啊‥啊‥不要啦‥不行啊‥」子菱話還沒說完,那根要命的肉棒又開始兇猛的撞擊起來,子菱嘴上抗拒著,但是雙手卻用力抓住老秦的肩膀,一雙腳也迅速的扣住老秦的后腰,腰肢也扭動著向上挺去。

  「是你的話,抓我去槍斃也好啊!估锨氐秃鹬。

  這時老秦雙臂撐地,拿出讓女人瘋狂的本事,猛力的抽插著。每次那大龜頭都幾乎快要拔出來,然后又大力的刺進子菱粉紅色的肉唇中,兩人的混合在一起的淫水變成白色的黏液,沾滿了兩人的性器,互相碰撞的肉體發出啪啪的聲響,喘息不已的兩人都說不出話來,只能發出濁重的喘息聲和子菱的嬌叫。

  「啊啊‥我不行了‥啊‥‥插死我了‥‥大肉棒老公‥‥噢‥你好強‥我好爽‥‥噢」子菱不停的發出陷入瘋狂的淫聲浪叫,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叫些什么,只是不叫出來,她會受不了,如潮而來的快感已經讓她徹底陷入性愛的迷亂中。

  「不要動‥‥啊‥饒了我‥‥不行啊‥我會死掉啦‥‥啊啊啊‥好老公‥‥ 干死人了‥‥饒了我啦‥‥啊‥」到達絕頂的子菱大聲叫著,她的眼前一片迷濛,連續的高潮已經到了她的極限,那雙勾魂的狐貍眼爽得要發白,腳趾尖端已經抽筋。

  可是老秦這時也快到射出的重要關頭,他奮力擺脫子菱糾纏著的雙腿,把她的雙腿舉到肩膀上,粗大的肉棒繼續的炮轟著子菱顫抖的花心,繼續把她送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我到啦!」老秦大吼一聲,頂住花心的大龜頭終于噴出濃熱的精液,灌入年輕上班女郎的火熱子宮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