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被奸淫的騷貨
被奸淫的騷貨

被奸淫的騷貨

松江城。

  蟒龍陵園。

  張東一身戎裝,雙眸之中似有漫天星辰,不怒自威的面龐,因為眼前的這尊墓碑難得有了一絲波動。

  “假死十年……想必沒了我,他們都很喜悅吧!

  言后,張東轉過眸子,看向站定在他身旁一身颯爽軍裝的艷麗女子,軍裝穿在她身非但沒有絲毫累贅,反而是將她的婀娜多姿展現了個淋漓盡致。

  “龍夢,吩咐你的事情,是否準備好了?還有那顧家之事……”

  十年前,他被自己至親二人逼的給親哥哥頂罪,年歲十八就背上了強奸犯的惡臭名頭,之后更是鋃鐺入獄!

  張東無法反抗!

  鎖入大獄不到一月,他便是被本部選中,十年來的累累戰功,讓他早已鑄造無人之境,而三月前的那一場動亂,是讓他真正加冕的皇冠!

  掌管北境三千里,通州獨有一至尊!

  “境主大人,已有眉目,最遲今晚,一切將公布于這朗朗乾坤!顧家滅門之事,已查到有關聯之人,但屬下認為,這不是全部!”

  龍夢埋著頭,似乎不敢與張東的目光直接接觸,而張東聞言,冷漠而又堅毅的面容終于解凍。

  “接著查!”張東眼眸平靜,但在他眼底,卻滿是殺意,“我北境龍魂營的總教官,又豈是會投湖自殺的?”

  話音剛落,一陣劇烈的咳嗽由心而生。

  龍夢急忙遞來絲帕,看著紅色浸透,美眸之中滿是擔憂。

  那一場動亂雖然被他以鐵血手段平息,可他,也受了不輕的傷!

  但張東卻如視無睹。

  “也是時候,回家看看了!”張東腦海中,閃現出一家人的面容,“我十年污名,換來他十年逍遙,這天下…可不是這樣的天下!”

  隨著他走出陵園的步子,那象征著死亡的墓碑,卻是轟然碎裂!

  ……

  張家大門前,張東抬起頭,望著這尊極盡奢華的府邸,嘴角揚了個譏諷的弧線。

  說不定,他們都忘記了,張家還有一位少爺了吧。

  心中自嘲,隨后仿想起了十年前的那個夜晚。

  “張東,你生是我張家人,更不用說強奸這罪不至死了!你就幫你哥哥頂上一回那又如何?”

  “你要是不幫你哥哥,你以為你能坐上家主的位置?我告訴你,就算你不幫你哥哥頂上,最后被抓進去的也只會是你!”

  丑惡的面容閃爍在張東眼前,從小,張家的人就灌輸給他,他只是一個替代品,生下他,就是為了為他哥哥張北玄擋災的。

  用他們的話,張東就是“儲君”!

  而他哥哥,張北玄,則是君王!

  那年,張北玄因為強奸被人當場撞見,更是被媒體捅出,但以張家的勢力,封嘴又有何難?

  但,這罪已經犯下,終究要有人去認罪!

  這個時候,張東這個儲君…就派的上用場了!

  想到這里,張東目光更是幽然。

  同是子,為何待遇如同天壤?

  同是子,為何生來就為替身?

  張北玄,這家主之位,是用我十年清白換來的,你也配安穩坐得?

  張東指間輕顫,雙拳緊攥!

  踏入張家內府,進入正廳,一場盛大的繼承儀式正在召開!

  能夠來到這里的人,無一不是松江城內有頭有臉的人物,其中更是有松江十大企業,而他們到此的目的就是為了慶祝新的張家家主!

  張北玄!

  而作為繼承人,馬上就要成為張家家主的張北玄,此時正站在人群中央,與許多富商貴甲攀談著。

  他和這臺下的許多人一樣,都在等著那一刻。

  那一刻馬上就要到來。

  別人不知道,他等待這一天,已經等了數年!

  現任家主,張家老太已然上臺,只要將這世代傳承之物,張家族規交入張北玄的手中,那么這張家的主人,也將隨之改變!

  張北玄從另一旁踏上舞臺,眼中似有鄭重,但更多的是急促。

  而臺下的所有人都在翹首以待。

  可就在此時,一道墨綠色身影恍然出現,隨他出現的還有一位靚麗女子,皮靴的聲音猶如鐘聲,緩慢的步伐更是讓這聲音植入每一位賓客的心底。

  他就這么緩慢的走著,卻無一人阻攔。

  不僅僅是因為他的步伐,更是因為那女子散發出的凌厲之氣!

  只要靠近她,便有一種由心而生之感!

  不退……便死!

  而那墨綠色身影,一步一步,走到了舞臺前。

  雙眸如同古井,沒有一絲波瀾。

  “你是…哪位?”

  看著張北玄疑惑模樣,張東淡淡一笑。

  “沒有想到,我離開了這么多年,你早已當上了張家的繼承人,更是馬上要成為張家的家主!

  “但是你沒有想過,十年前,被你侵害的那個女孩,她的生活又該是怎樣的,十年了,你內心非但沒有后悔,反而還有慶幸,對嗎?”

  張東這話一出,不少賓客面露疑惑,但臺上的張北玄,剎然間面無血色。

  不可能!

  當年的事情,眼前這人怎么會知道!?

  “不過…當年的事情,你卻用瞞天過海之計逃過一劫,讓你的親兄弟替你去擋災,即使他生下來的意義,就是為你這位君王擋下災禍的!

  “可你知不知道一句話,善惡有時終有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慘敗!

  張北玄意氣風發,卻被這墨綠制服男人三言兩語給嚇成這樣!

  “胡說!北玄從小就是一人,哪來的什么親兄弟,更不用說你前面那幾句欲加之罪了!”

  一旁的張家老太冷哼一聲,族規還在她手中,她還是張家家主!

  “沒錯!”

  就在此時,一聲厲喝聲傳來。

  只見一雍容華貴的中年婦女,從人群之中走出,年紀約莫五十,而看見這中年婦女,張東眸子微微一縮。

  賈珍從!

  如果張東愿意叫她的話,那么應該是叫她,母親才對。

  但是在張東心中,當年她威逼自己替哥哥頂罪的時候,那個原本就岌岌可危的身影,早已轟然倒塌。

  “北玄從小就是獨生子,哪來的什么親兄弟!而且北玄從小到大都品行上優,又怎么可能會像你話中所說的行那些禽獸之事!”

  “我看你就是想用這些妄言,來引起我們的注意!來人,給我將這兩人拿下!死活不論!”

  隨著賈珍從這話一出,幾十個全副武裝的保鏢,從四面八方向張東敢來,幾乎是瞬間,張東和龍夢兩人便是被團團圍住。

  “動手!若是有傷人之意,直接杖斃當場!”

  聽著賈珍從那萬分睥睨的言語,張東微微抬頭,眸光清掃。

  在戰場上,萬軍對壘之時,都沒有人敢說出如此妄言。

  杖斃他?

  杖斃這通州四境一主?

  境主之威,又豈是他們配見?

  就在他們準備動手的那一剎那,他們就已經是死人了。

  張東站在原地,而那幾十具身體還保持著他們剛才的模樣。

  臺上的賈珍從察覺出不對,“你們還愣在著干嘛!趕快給我上!”

  就在她話落的下一秒,保鏢們的身體瞬間倒塌!

  脖頸上細密的一道紅線,篆刻了他們的最后一刻。

  這一幕,嚇得賓客們連連后退,個個都是面色蒼白,殺人這種事情,在松江城內并不是稀罕事,但在大庭廣眾之下殺人,而且一次殺的還是這么多人!

  這就有點超乎他們的認知范圍。

  “你究竟是誰!”

  賈珍從雖說慌亂,但還是保持鎮靜,“你可知道,在我張家犯亂是什么后果?”

  “族規第三十條,族人犯忌,杖責一百,外族犯忌,所張家之人對敵之!

  族規朗朗出口,賈珍從聞言面色更是陰沉。

  “我張家族規,只有族人才能讀閱,你居然知道我張家族規,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咄咄逼人的話語,張東背過身,負手而立。

  “我姓張!

  “但不是張家之人!

  “姓張,但不是張家之人?”

  賈珍從面露疑惑之色,旋即,一個不妙的念頭從她心中升起。

  但那一念頭,剛一升起就被她掐滅。

  不可能。

  他已經死在牢獄之中,又怎么可能重回世間?

  而且當年的刑期可遠遠不止十年,就算他真的沒死,也不可能這么短的時間內就出獄。

  張東這話一出,不僅僅是賈珍從陷入疑惑,在場的數百名賓客一個個也都帶著疑惑和懼怕的目光,射向那神秘的墨綠色上了。

  所有賓客,心中所想,幾乎一樣。

  這神秘男人究竟是誰?

  居然絲毫不懼怕張家的威勢?

  而且看上去,他似乎和張家還有一段不可告人的故事?

  與此同時,一位頗有威勢的老者從后臺走出,他身后有跟著的幾人深埋著頭,看上去極為恭敬。

  “珍從,這是怎么回事?”

  老者話中的呵斥讓賈珍從面色一變,隨后便是下臺,低聲在那老者耳旁附聲。

  而張東看見那老者,眉頭微微一挑。

  張天宇。

  在張家中地位極高,當年的事情他也是主謀之一。

  聽完賈珍從所敘述的來龍去脈,張天宇眼中流露出一絲笑意,饒有意味的看著張東負手而立的那副模樣。

  “懂我張家族規,卻又說不是我張家之人,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你…真想知道?”

  張東雙手負背,眼中不僅沒有絲毫慌亂,反而有些氣定神閑。

  “你肯定是我張家之人,我們張家這二十年來,沒有逐出過你這么年輕的門生子弟,所以我才好奇,你究竟是什么人?”

  聽見張天宇頭頭是道的分析,張東大笑了兩聲,清朗的聲音在整個宴會廳里急速的傳播。

  隨后,他眼中便猶如一潭死水,仿佛情緒到他眼中就消失了一般。

  “我名張東,當年張家儲君計劃,從一生下來就是為君王張北玄擋災的那個工具,就是我!”

  “而十年前,張北玄犯下獸行,就是我替他去擋災,就是我替他擋了那本該他來承受的牢獄之災!”

  兩句話如同炸雷,整個宴會廳瞬間就炸開了鍋!

  而張天宇則是面色陰沉,冷眼瞪著一旁同樣一臉驚愕之色的賈珍從。

  眼中仿佛在說。

  這是怎么回事?!

  站在舞臺兩邊,聽見張東說出自己身份的張家族人們,一個個都面露驚愕,其中的許多人,是知道張東的存在的。

  只不過有一天,這個小少爺卻突然消失了。

  說是去外國深造了,十年的時間,也足以淡忘一個人。

  可他們沒有想到,張東并沒有像族長所說的那樣,而是在監獄中待完了這十年!

  小少爺離開的那一年,剛好舉辦了成人禮。

  十年的時間足夠把一個青澀的男孩轉變成一個熟練老道的青年。

  但……

  眼前的張東,可卻沒有一點和當年相像的模樣,眼中的堅毅,還有那身上的墨綠色制服,似乎都彰顯出他現在的不凡。

  情勢的猛然變化,讓賈珍從有些措手不及。

  但這一天,她早就有所設想。

  “張東,我真是沒有想到,你居然坐牢出來了!可你出來的第一件事,不是先回家,居然是擾亂你哥哥的繼承宴會!”

  “更是將那些事情全部推到你哥哥的身上,你的良心就不會痛嗎?你當年犯下如此獸行,如果不是我們張家拼了命的為你取得了受害者的原諒,你以為你十年就能出來嗎?”

  短短的兩句話,卻是直接反客為主。

  “話這東西,永遠不能當成證據!

  張東微微搖了搖頭。

  “事實自有分曉,我今天來此只是讓你知道,我張東并沒有死,另外,我還讓人為各位帶來了一件禮物!

  張東這話剛落,在他身旁的龍夢就是輕拍了兩聲巴掌。

  數十個制服大漢抬上了一口大鐘,隨著鐘沉落地,張東看著面色陰沉的像要滴出水來的三人微微一笑。

  “三位,這是我張東這么多年之后歸來送給三位的第一件禮物,但我也希望你們能夠好好保重身體,不要讓這第一件禮物,成了最后一件禮物!

  拍了拍大鐘,張東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剛準備離去,還沒走出兩步,身后的一道聲音卻讓他突然站住。

  “張東,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我們張家賜給你的,你卻絲毫不感恩,更是屢犯族規頂撞長輩!”

  “還有你所說的那一切,明明就是虛假之詞,現在看事情就要敗露,夾著尾巴就跑了?”

  微微轉身,張東從表面上看還是跟之前一樣的儒雅溫和,可一直跟在張東身旁的龍夢心里再明白不過。

  境主…怒了!

  之前西境一方勢力惹怒境主,不到三個小時,那伙勢力幾個頭目的大腦袋,就被掛在旗幟之上,而那伙勢力更是沒有一個人逃出!

  “賜給我的?”

  張東面容溫和,眼眸細細看著那說話的老者。

  “怎么?”老者梗著脖子,“張東,你可真是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我們張家對你可謂是情深意重,可你卻如此搗亂,我說你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我們張家賜的,那又如何?就連你這條命都是我們張家給的!”

  “別給臉不要臉了!”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雪峰文學] 回復數字2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一旁的張天宇剛想阻攔那老者,卻是聽見老者話已脫口而出,但那老者卻是給了他一個讓他放心的眼神。

  “族老,我已經讓我們張家的精銳前來幫忙,五分鐘之后,他們就能到!”

  可就在他說完這話的同時,眾人卻是發現,張東……不見了!

  但只是一瞬!

  速度快的肉眼根本無法捕捉!

  “啪……!”

  一個人影飛起,像是沙包一般,狠狠嵌入一旁的墻面,墻面徹底龜裂,等待灰塵散去,眾人卻發現,剛剛那說話老者的身體已經完全嵌入了墻面!

  全場,死寂!

  在場的所有張家族人以及賓客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

  滿臉的難以置信。

  要知道,這說話老者離墻面的距離,足足十米之遠!

  可張東卻一巴掌,將他扇飛!

  真是應了網上的一句話。

  扇到墻里,拔都拔不出來!

  而張天宇看見這一幕,心臟一顫。

  剛剛張東殺死那些保鏢,他并不在意,那些畢竟都不是他張家的人,而且那些保鏢都是死士。

  死了,頂多賠點錢就行了。

  可剛剛張東下手的卻是自己的本家族人。

  甚至還是一位在張家頗有威望的族老!

  這不僅僅是挑釁了!

  這是對張家宣戰!

  “張天宇,既然你不會管教下人,那我就替你管教一下,現在,馬上替你張家這下人,對我所說的不敬之詞,道歉!”

  張東這話一說,周圍更是一片嘩然。

  眾賓客滿臉的驚愕之色。

  這……是什么意思?

  在這松江城內還沒有人敢讓張家道歉。

  第一次。

  賈珍從聽見他的話,面色鐵青,而站在臺上,良久未發話的張家老太卻是突然開口了。

  “張東,雖然你劣跡重重,而且今天更是將我們張家族規犯了個遍,但是我們張家也不是心胸狹隘之族!

  “只要你乖乖認錯,并且用行動彌補,我們張家并不是不能接納你!”

  看著她突然自信滿滿的模樣,張東嘴角揚起了一個嘲諷的弧度。

  “你們張家的人到了是嗎?”

  “不過…我可以跟你打賭,你們所謂的支援,不可能踏進這宴會半步!”

  張東這一回既然來張家,又怎么可能不做萬全準備?

  通州四方境主,每人可在各自歸屬境內,調動萬人!

  張東麾下的龍魂營,早已前來!

  言落,一聲急報傳來,黑色制服漆黑如墨,腰間刀刃如同金鳴。

  “報!人已被攔下,請求下一步指使!”

  “這樣就可!

  下一步指令已經知曉,黑色制服男人緩緩退出,而站在張東面前的賈珍從和張天宇面上早已沒了剛剛的淡定。

  尤其是賈珍從。

  當年她是怎么對待自己這個小兒子的,她心里有數。

  況且她也不是見識淺薄之輩,她自然能夠認出,張東身上所穿應該是境中制服,可墨綠色,她卻是前所未見。

  再加上剛剛那將士的恭敬。

  讓她心中猶如驚顫,自己這小兒子究竟是何身份?

  十年時間,誰知道他如今混到何種模樣?

  沒有確認他真正實力,賈珍從不想與張東發生矛盾,但如果張東只是小卒,狐假虎威的話……

  擾亂族長繼承,死罪一條!

  目光由慌亂到堅定,張東目光深沉,纖細的手指伸出,輕彈眼前的古鐘。

  “!

  聲音緩慢悠長,如同黑白無常的索命。

  “張東!

  賈珍從深吸了一口氣,“當年的事情家族確實有錯,可你今天大鬧你哥哥的繼承儀式,也算抵過了,但如果你再這樣胡鬧下去,也別怪族規無情了!”

  “現在停手,我還可以求族老對你寬容大量,讓你回歸我們張家!”

  聽見這話,張東嘴角揚出了一個譏諷的弧度。

  話還未出口,就聽見宴會廳二樓傳來一陣笑聲。

  “珍從,不必對他如此低聲下氣,我倒想看看,他一個小卒,能在這松江城內掀起多大的浪!”

  話音剛落,在場的賓客們都是一愣。

  目光吸引,看向那宴會廳的二樓。

  只見航海集貿的掌權人,李天佑穿著一身挺拔的西裝,饒有興趣的倚著圍欄看一下地面上的張東。

  “張東,雖然你有苦衷,但是你今天大鬧張家,就毫不把我們松江商盟放在眼里嗎?”

  “而且…你應該是本部之人吧?從監獄進入本部,你倒也算是一個人才,我認為,珍從所做非但無過,反而對你是恩澤萬千,如果你不進入監獄,又豈會有今天?”

  “所以我覺得,你應該感謝珍從!”

  字珠如鐵,卻是將一切事實黑白顛倒了過來。

  好一個感謝!

  張東眸子輕抬,直視二樓的中年男人。

  “李天佑?”

  早在他回到松江城之前,就早已經讓人將張家的關系鏈查了個一清二楚,而與張家為友,便是與他張東為敵。

  “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插嘴,而且你這一口一個珍從,我倒是有些好奇,你和賈珍從是個什么關系?”張東眸如死水,沒有絲毫波動。

  李天佑倚在欄桿上,劃出一個不屑的笑容:“如果你愿意回到張家,那你就應該叫我一聲父親,雖然我和珍從的婚禮還沒有召開,但是木已成舟!

  說到最后,李天佑嘴角赫然是一絲得意的笑容。

  張東面色平靜,看向站在一旁的賈珍從。

  “他所言之詞…是否為實?”

  淡淡的壓迫之感緩慢的傳出,而賈珍從只是深吐了一口氣,胸口微微起伏。

  “沒錯!”

  本來賈珍從不想在這里就暴露她與李天佑的關系,畢竟,松江城內的兩大集團合作,肯定是要在一個更為隆重的日子宣布。

  但李天佑話已出口,賈珍從不得不接。

  張東聽見,古井無波的面容劃出了一抹冷意。

  “不知廉恥!”

  簡簡單單的四個字,恍如晴天驚雷!

  站在二樓的李天佑面如鐵色,而賈珍從則是雍容陰寒,怒聲叱喝!

  “張東!你父親早已去世,我改嫁又如何?而且…不論你承不承認你張家的身份,我終歸到底是你的長輩,我的私生活,輪的著你一個小輩伸手染指嗎?”

  為了張家和自己兒子的發展,她賈珍從能做出一切,而雙方聯姻,則是最簡單的方式。

  作為松江城內的兩大勢力,由雙方長輩聯姻,雖然未免要被人說些閑話,但這樣才最為穩固。

  為了自己兒子能夠在張家家主這個位置上越坐越穩,一點小小的犧牲,賈珍從能夠接受。

  但要知道,今天是張家族長繼承宴會,能夠來此參加的,都是名門貴族和富商貴甲。

  在這樣的場合,還是被自己的至親之人罵不知廉恥,賈珍從雍容華貴的面容霎時間變得難堪慘白。

  而李天佑則是面色鐵青,強忍著心中的殺意,眼眸陰狠的望著張東。

  “張東!這么多年…你就只學會了這樣侮辱你的長輩?看來…當年還不如就那么讓你死在監獄里算了!”

  “你但凡還有一絲良知,現在趕快給你母親道歉!以及給在場的所有張家族老道歉!”

  李天佑這話,讓張東忍不住發笑。

  母親?

  她…配嗎?

  今天張東來,就是要昭告天下,他并沒有死在大獄之中,而且他這一次來就是來還賈珍從的生養之恩的。

  還了之后……

  道橋兩隔!

  “賈珍從的生養之恩我自然會還,但是這一切與你無關!睆垨|面無表情,“可你又是什么身份?我和賈珍從說話與你何干?”

  “難不成,你是想為張家出頭?”

  這話一出,臺下的賓客們面色一凝。

  李天佑是什么身份?

  航海集貿的現任掌控人,而且在他身后,是松江商盟。

  此人此言,是想與航海集貿開戰嗎?

  “出頭談不上!崩钐煊臃路鹇犚娏诉@世間最大的笑話一般,“我僅僅只是替珍從,清理門戶而已!”

  李天佑這話一出,在場的眾人眼中仿佛早已看到結局。

  惹了李天佑,這青年又怎么會有好下場?

  可張東聽見他的話,眸光淡然,如同君臨天下一般,周身散發出王霸之氣。

  “李天佑,我給你一分鐘的時間,叫人!

  “哦?”

  李天佑饒有興趣的看著張東。

  “不然的話,一會兒你血濺當場,沒有人給你收尸!

  此言一出,死一般的寂靜!

  在場的所有賓客都被張東這一席話給嚇住了。

  這…這他媽是何等霸氣?

  究竟要有多強的實力,多么傲視天下的狂傲,才能在張家族長繼承宴會之上,說出如此膽大包天,肆意妄為的話?

  讓李天佑叫人,來替他收尸??

  這話也是說得的?

  “我很好奇,就憑你一個小小本部的人,又憑什么說出這話?”

  李天佑眼中雖有殺意,但還是保持著之前那副大氣磅礴之色。

  開玩笑,他是什么人?

  航海商貿的掌權人,松江商盟的首席,整個松江城內,他航海商貿說的話就是圣旨!

  就算張東是本部之人,也沒有資格對他說出這話。

  而且,他李天佑在本部也不是沒有熟人,只要他一句話,張東這個無名小卒就得滾出本部!

  等到了那個時候,張東沒有本部的身份作為保護,那么他就是自己碗中的魚肉,任人宰割了!

  李天佑眼波陰狠,俯瞰臺下的張東。

  可。

  張東下一個動作,卻讓他面色一變。

  手腕微微抬起。

  那赫然是在看表!

  而臺下的眾多賓客們看見張東這個動作也都倒吸了一口氣。

  這青年…難道不是在放狠話?

  他真的在計算時間?

  “三十秒!

  話音清朗,但站在二樓的李天佑卻是面露陰寒。

  “張東!你難不成真以為憑借你本部的身份,就能夠在這眾目睽睽之下殺死我不成?”

  “我賭你不敢!”

  張東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繼續注視著秒針的走動。

  一分鐘已到。

  “很遺憾!

  身旁的龍夢遞出一張雪白的手帕,張東緩緩擦了擦手,“你賭錯了!

  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在臺下眾多人耳中卻如同炸雷。

  這青年…真要鬧出驚天動地之事不成?

  用手帕擦了擦手,張東的動作就猶如最優美的貴族一般,每一個起伏都如同精心安排。

  而臺上的李天佑早已沒了先前那一番自信,在他眼中留存著的只有驚恐!

  這…這是個瘋子!!

  他本以為張東會知難而退,平日里,只要他說出這些身份,松江城內,沒有一個不退讓!

  這便是他的倚仗。

  可今日,這些倚仗,卻轟然消碎,而且…現在已經是到了如此性命危急的關頭!

  看著張東的步伐,賈珍從面色鐵青,雍容面容一沉,直接厲聲怒斥!

  “張東!你可知道李天佑是什么人!居然敢當這么多人的面妄言想要殺他,別以為你是本部之人,我張家就拿你沒辦法了!”

  聽見賈珍從的話,張東皮靴微微站定。

  隨后雙眸望向賈珍從。

  僅僅是一瞬!

  賈珍從踩著高跟鞋連步后退,再次望向張東之時,那原先睥睨天下的目光中卻含著一抹忌憚恐懼。

  這……

  還是當年軟弱成性的小兒子?

  僅僅是一眸,賈珍從只感覺自己渾身發涼。

  “賈珍從!

  “等我去滿足他的愿望,隨后我便來報答你的生養之恩!

  只言片語,張東的腳步已經踏上樓梯。

  “咚…咚…”

  一步又一步。

  就宛如閻王的催命符。

  而站在二樓的李天佑早已面無血色,剛剛張東已經大開殺戒,但他卻自持身份,出言譏諷張東。

  可他卻沒有想到,張東竟然絲毫不以忌憚。

  下一瞬,他便是看見了那張如同古井一般波瀾不驚的面容。

  身影突然出現,臺下的眾多賓客們皆是一驚!

  這……!

  這青年真要對李天佑下殺手?!

  “我說過,你賭錯了!

  張東站在李天佑對面,冷靜之至的說道。

  平淡至極的一句話,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張……張東,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殺……殺了我,你也逃不出松江城!”

  李天佑知道,對付這種瘋子,求饒沒用!

  只有再賭一把!

  即使剛剛他賭錯了,但現在,他在拿他身上最后剩下的東西,與張東進行一場豪賭。

  他的命!

  與此同時,從宴會大廳四周突然壓出方陣,身上清一色的航海集貿制服,將宴會廳寸寸封堵。

  情勢的變化,讓臺下的眾多張家族老紛紛松了一口氣。

  李天佑也全然沒了剛剛那副懼怕的模樣,眼眸微微上挑,仿佛是在刻意嘲諷張東。

  在場的眾多賓客,面色一變,心中忍不住猜測,這航海集貿…是要露出獠牙了不成?

  方陣中傳來的淡淡殺意,讓大堂內的賓客們面色微緩,可張東看見這所謂的方陣,卻是淡淡一笑。

  “你…又賭錯了!

  言落,李天佑面上的那一抹嘲諷之色,卻是全然凝固。

  因為……

  一片墨黑色突兀的進入張家大廳,將整個張家大廳團團圍住,而航海集貿的那些方陣,更是在第一時間就被墨黑色給擊潰!

  不堪一擊!

  而那些賓客們個個都是露出了惶恐之色。

  被張家邀請,又有哪個是目光短淺之人?

  即便不認識這墨黑色制服,那胸口上熠熠生輝的徽章又豈能不識?

  北境第一集團!

  對外的一把尖刀!

  可……

  北境第一集團,又怎么會受到私人調動,來到這松江城呢?

  就在這種種疑惑的目光之中,張東白皙的手掌輕輕的拍在了李天佑的面容之上,箭芒劃過空氣,從李天佑的太陽穴,一瞬穿過!

  血箭迸發而出!

  “我說過…你賭錯了!

  張東仔細的用手帕擦拭著自己的雙手,隨后看著依舊矗立在自己面前的李天佑,將手帕重重的蓋在他的面容之上,隨后輕輕一推。

  身體歪斜,直接從圍欄之上摔落,落在宴會廳正中位置!

  一陣嘩然!

  航海集貿掌控人,就在這么眾目睽睽之下……死了?

  張家眾人,更是面色雪灰。

  賈珍從腦子一片空白,她本以為張東只是放放狠話,而這些集團之人,也只是張東找來撐撐場子罷了。

  可,他居然真的做了!

  殺死了這松江城內頭一頭二的人。

  他瘋了不成??

  賈珍從只覺得自己雙腿一陣發軟,臉上也在沒了之前那幅雍容華貴的模樣,此時看見了張東的眼眸之中只剩下畏懼。

  “我殺他,只是因為他賭輸了!

  “母親,接下來…就輪到你了!

  言落,賈珍從的面容霎時間蒼白如雪。

  相隔十年,再次呼喚出這熟悉的稱呼,卻絲毫沒了當年的那種情感。

  “母親,為什么哥哥就能出去玩,而我就只能躲在這小房間里?”

  “母親,為什么家里的每一個人都用那種眼光看我,是我做的不好嗎?”

  可那個時候,張東能夠得到的只有賈珍從棍棒的責打和尖銳的辱罵。

  站定在賈珍從面前,張東面無表情。

  賈珍從雍容華貴的面容,此時強作鎮定,竭力不讓張東看出自己內心的慌亂:“張東,你…你真是個瘋子!你殺了李天佑!你知道航海集貿背后的勢力有多么強大嗎?!”

  在場的許多賓客聽見賈珍從這一番話也是用一種幾乎與看死人的眼神望著張東。

  如果這青年沒有真的付出行動的話,以他本部的身份,想必航海商貿也不會對他做些什么。

  可……

  他卻當眾殺死李天佑。

  航海集貿和松江商盟的報復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應對過去的。

  但張東卻不以為然。

  從一開始,李天佑和賈珍從的威脅對他來說就只是一個笑話而已。

  掃了一眼身旁的眾人,一雙眸子仿佛帶著能夠刺穿一切的鋒芒,盯上了那如同死狗一般倒在地上的張北玄。

  嘴角劃出一個嘲諷的弧度。

  “母親,有一個問題,埋藏在我心中十幾年了!

  “為什么,我從被你生下來就是為了替張北玄擋災的呢?”

  言落,被那雙眸子盯著的賈珍從連連后退。

  她…無法回答。

  為了私心?

  為了張北玄坐上家主之位之后,她能享受榮華富貴?

  這些都不是理由。

  賈珍從的躊躇模樣,讓張東心中忍不住發笑。

  “行了,賈珍從,你生我養我,這些我張東自然銘記在心,可,今日我若把你這些恩情還上,那我替張北玄戴罪十年,又該如何償還?”

  空氣凝固!!

  在場的眾人聽見張東這話,都在等著賈珍從。

  但賈珍從那副模樣,無疑是承認了。

  爆炸!!

  這無疑是張家這十年來爆出的最大的丑聞!

  但臺下的更多賓客則是帶著一束束疑惑的目光射向賈珍從。

  臺上張北玄那副軟弱而又不成大器的模樣,與臺下英姿颯爽,霸氣狂傲的張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一時間,人人心中都升起了一個疑問。

  為什么?

  放著這么好的一個苗子不培養,非要去培養一個次一等的苗子?

  這不是傻嗎?

  而且,這養到最后,反倒是為自己的家族徒增了一個強大的對手。

  賈珍從被逼問的一陣語塞,過了半響,才從嗓子中擠出那么一絲話語。

  “張東,你不要欺人太甚!他畢竟是你的哥哥!”

  “而且,就算你不為你的哥哥,不為了我考慮考慮,難道你就不為了那生你養你的張家考慮考慮嗎?”

  聞言,張東負手而立,淡然的話語緩緩傳出。

  “你…怕了?”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雪峰文學] 回復數字2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你,沒有了道德立場,你現在的氣場已經完全落入下風,不過你放心,我是不會殺你的!

  “我不像你!

  簡短的幾句話,卻讓賈珍從的面容更是蒼白,張東踩著軍靴,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緩緩走上了舞臺。

  挺拔的身姿,緩緩俯身,巴掌輕輕拍醒張北玄。

  眼中的驚恐,卻讓張東忍不住發笑。

  “哥哥,你得好好活著!逼邢,關注徽信公,眾,號[雪峰文學] 回復數字2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往后的日子…還長呢,要是你不好好保重你的身體,我以后就看不見你后悔的那副模樣了!

  細聲細語的模樣,讓在場的眾多張家族老心中忍不住驚顫,那話語中的溫柔,更是讓人心中懼怕。

  而臺下的眾多賓客聞言,也是覺得從天靈蓋兒,躥起一縷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