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強暴少婦
強暴少婦

強暴少婦

周五放學回家,我在房里無意地看了一眼中庭,看到了林云,依然抱著她的兒子和另一個同樣抱著小孩的女人聊天,她們聊著的時候不時地用手互摸對方手上小孩的臉,臉上滿是幸福的異彩。

  這幸福的異彩令人有些許無來由的恨意,我對自己說:“張志成,人家把你當什么了?你以為人家和你約會嗎?人家是有夫之婦,丈夫都在美國了,你呢,不過是一個農民的兒子,掙扎于社會的底層。不去!星期天不去!”我關上窗戶,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頭,過了片刻,才抬起頭來,繼續溫習功課。這里窗外已黃昏。敲門聲再次傳來,我開了門,是林云。她一見我就道:“張志成,你可別忘了,星期天中午,我等你哦!”說著,笑著上樓了。我鬼使神差地“哦”了一聲,不知今夕是何年。

 。苋罩形绯允裁戳,說真的我早已忘到九霄云外,說得粗俗點,你們可以忍受在青春期,你的眼前有個穿著小背心的漂亮女人在你的眼前晃蕩嗎?我的滿腦都想著如果我能擁抱一下她,哪怕是死也甘心!飯后,她問我,平常都怎么安排吃飯的?我說,上午隨便叫個饅頭,中午和晚上都吃食堂!俺允程?那怎么行?你晚上不是挺早就回家的嗎?回家后再出去?”她問我!安皇,是吃了回家的!薄澳悄阃砩献疃嗔c就到了吧,這里已經吃晚飯了?”“是啊!薄澳窃趺闯砂,不餓死才怪,你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我告訴你,這可不行,這時候身體底沒打好,將來有你好受”林云道。我無奈地答道:“沒辦法,一個人,怎么自己煮?太麻煩了,又煮又洗的,光做這些家務都不用讀書了!绷衷频溃骸斑@倒是,要不,你晚上上我這來吃,反正我一個人也是要煮,多煮一個沒差別!薄澳悄男邪?不行不行!薄盀槭裁床恍?非親非故?還是怕我吃了你?”林云向我靠近身子說,那股香水的清香又出現在我的周邊,讓我心弛神蕩!“就這么說定了,你晚上就到這來吃飯吧,從下周一開始,好了,我要睡會兒,你下去吧!”林云說著靠在沙發上,神情優雅而有風韻,讓我無法拒絕。

  第二天,也就是所謂的下周一,我回到家后,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要不要去。林云來叫我了,她的神情中不怒而威,道:“我可是最后一次叫你,你來不來隨你!蔽蚁駰l哈巴犬似的跟在她的身后,吃完晚飯,我忙去洗碗,這她倒不推,讓我去洗了。然后陪她聊了一會兒,我起身下去,臨出門時,我掏出幾十元錢,喃喃地道:“洪阿姨,我得交伙食費!彼次,哈哈笑了起來,道:“下去吧,下去吧……”說著把我一把推了出來。從那時起,我就在她家吃晚飯了,我內心深處有股欣喜,我每天離她是如此的近,她身體上散發出的成熟女人的風韻讓我心醉!可是我內心深處的憂愁,卻是何人能察覺!她每次衣著性感的在房里晃蕩,讓我這個剛處于青春期的少年該如何自處!

  有多少在她彎下身子的時候,我都可以看到她內衣里露出的大半的乳房,說實話,有時,我真想狠狠地掀開她身上穿著的背心,扯開她的胸罩,看一眼成熟女人的雙乳是如何美妙。如果能讓我赤裸地擁抱她,真是立即死了也愿意!我不時地忍受著煎熬,有時想不去吃飯了,又渴望見到她美麗的身影。于是再次沒有骨氣的上去了。我覺得我活得沒有尊嚴,只能一個人在回到出租房里打手槍發泄對林云肉體的渴慕之情!

 。瓦@么過了一個多月,一天下午放學后,我正騎著車準備回家,忽然看到幾個同學圍在墻角好像在看什么東西,其中一位是我的同班,李強。我叫了他一聲,他嚇了一跳,抬頭一見是我,神秘地笑了起來,沖我揮揮手道:“過來,過來!蔽蚁铝塑,疑惑地走過去,原來他們幾個正圍著看一本畫報呢!我展開一看,“我的天哪!”一本西洋女人赤身裸體的,挺著雙乳,下面被一個西洋男人的東西插著。我嚇了一大跳,忙合上書,滿臉通紅。我感覺我熱血上涌了。忙把書塞進李強的手里,轉身騎車跑了。那天晚上的晚餐吃得好辛苦,我真的沒有辦法!誰可以救我?誰可以救我?從吃飯到洗碗,我無數次在內心發出這樣的問題,可是沒有人回答我。林云倒是不斷問我,她看出我情緒與平常不同,關切地問我是不是沒有考好?還是身體不舒服?我痛苦地搖了搖頭,下樓了。到了樓下,我掏出自己的雞巴,我想打手槍,可是我沒有情緒。我內心無法幻想出她的裸體,我知道我再如何幻想,也幻想不出她真實的肉體。我一直呆坐著直到深夜,時鐘敲了十下。窗外下雨了。雨季里雨天總比晴天多,就如同我的心情,憂傷總比快樂多。但是雨下了,可以放晴,我內心的憂傷該如何舒緩!

  猛然之間,我站了起來,我豁出去了,我關上門,一步一步地上了樓,我敲門!罢l?”林云那嬌柔的聲音在門的背后響起!笆俏,洪阿姨!蔽业睦潇o連我自己都害怕,這不是一個十七歲的男孩子應該有的沉穩。林云開門了,我進去,客廳的燈是剛點亮的,我問:“睡了?”“上床了,但還沒睡,怎么啦?”林云揉了揉眼,問道。我關上門,道:“洪阿姨,我,我睡不著!薄皢,有心事,怎么啦?來坐,有什么心事跟你洪阿姨說說!绷衷谱屛易,又倒了杯水,在她彎腰端水給我的時候,我看到了她胸衣內的大半個白皙的乳房,它們離我不到一米,卻遠隔天涯萬里。林云雙手抱胸坐在我右邊沙發,抬著,等我說話。我站了起來,靠近她,我的神情一定嚇死人了,她有些不自在,挪了挪身子道:“你……你要干什么?”“洪阿姨!我,我很痛苦,我受不了你,我受不了你這樣……”我面目猙獰地道。林云嚇了一大跳,她忙站起身,向后退了幾步,道:“我……我怎么樣了?我哪樣子了?”“你……你知道我是一個剛剛在青春期的十七的男孩子,正在對女人產生興趣的時候,可是你,整天穿著這種小背心在我面前晃來晃去,你當我是死人嗎?你還不時晃動雙手,露出你腋窩的那些毛,你當我瞎子嗎?今天,今天我再也忍不下去了,我寧可死,也要占有你!”說完,我像匹惡狼似的撲了過去,一把抓住她的背心一下子掀開到她的脖子,將她壓在地上。

  我捂住她的嘴。林云憤怒無比,她怒視著我,拼命想要掙扎,但是她畢竟是有錢人家的,沒干過什么重活,沒什么力氣,被我死死地壓住,我用膝蓋跪在她的手上,將她的手壓住,雙腳同時夾住她的身子,一手撫住她的嘴,另一手滿握住了她胸前那讓我朝思暮想的乳房,天哪!滑膩或柔軟若棉!那綴在上面的紫黑的奶頭在我的撫弄之下變得硬翹。我忍不住伏身,用牙齒輕輕地嗑。林云依然拼命的掙扎,她掙脫了被我壓住的手,狠狠地打了我個耳光,然后抓住我撫住她嘴的手用勁想推開它。

  我火了,抓住她的身子猛然將她掀開,讓她的屁股朝上,事情到了這地步,即使是她要喊我也沒辦法了,否則單憑一只手,我根本不可能強奸她,我面朝她的屁股坐在她的后背上,雙手并用剝下她的褲子,那褲子是睡褲,本來就是一拉就掉的那種,睡褲里頭是蕾絲的黑色小三角褲,我不懂什么情趣,一下子就把三角褲扯斷了。我抓住她的兩瓣屁股,左右一分,!那毛茸茸的女人性器官第一次展現在我的面前,這就是一個女人的性器官,褐色的大陰唇,粉紅的小陰唇,和上面叢生的黑毛。我忍受不了了,伏下身,將臉埋在她的雙腿之間,用臉搓動著她的下身。林云依然掙扎,但卻沒有喊叫,我想她大概害羞不敢喊叫吧。這極大的壯了我的色膽,我下來將她又掀過來正面朝上,我趴在她的身上,一手摸她的乳房,一手掏自己的雞巴,然后堅定的插了進去,開始抽插起來,直到將濃濃的精液注進她的陰戶。

  發泄了,終于發泄了,我伏在她的身上,休息片刻,當我抬起頭時,我看到林云美麗的眼睛里有晶瑩的淚水在打轉,然后順著眼角滑下,她面無表情,雖然是流淚,卻沒有悲戚之情,這更讓我害怕,這時我才意識到后果的嚴重性,我禁不住恐慌起來,我發現自己的雞巴已經疲軟,而且不知什么時候滑出她的身子。我趕忙從她身上起來,看她赤身裸體的樣子,反而令我害怕,我將她的背心從脖子上拉下來蓋住她的乳房,再把她的褲子拿過來蓋住她的下身。這時林云說話了,她道:“滾,你這頭臟豬,馬上給我滾!”

  我害怕極了,抓起我的衣服連穿都顧不上穿,沖出屋子,跑回出租的房里。一進門,我禁受不住悲泣起來,我俯身在自己的被子上面,內心里被悔恨和恐懼占據,我覺得明天,警察一定會來的,面臨著的可能是好幾年的牢獄,而我的家人對我的厚望,也隨風而逝,那同學和老師們將如何評論我?再有,林云罵我臟豬,我真的是臟豬,我玷污了我心中最美麗的女神。我恨!我悔!就這樣,我一個人悲泣到天明。

  看到窗外暮色漸隱,終于迎來新的一天,小區里開始出現嘈雜的聲音。我躺在床上,不想跑,我知道,警察會來找我的。我想,被警察從家里帶走,要好過被從學校帶走吧,于是我反而坦然下來,安心地等著警察的到來。但是直到幕色再次降臨,警察并沒有來。第二天,我想,管它的,上學去吧。到了學校,我被批評昨天曠課一天,我編了個理由說是一個人病了沒辦法請假。然后開始讀書,就這樣,因為內心對可能發生的后果有了估計,我反而很平靜的生活,學習。當然我仍是關注著林云,卻很少看到她帶著小孩出來。只有一次,她的小區花園里,遠遠地看到我立即就走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