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少年強暴
少年強暴

少年強暴

周末的黃昏,街上的行人本不多——此時正是家家戶戶吃飯的時候。不多的幾個人,他們(或她們)的目光還都集中在一個女人身上。那是一個美艷嬌媚的女人,一頭波浪般的卷發、一雙桃花眼黑白分明、艷紅的嘴唇微微上翹,雙唇肥厚含著一股天生的媚態,最迷人的是一顆位在嘴角上的美人痣,帶給人無限的遐想……她一身酒紅色碎花連身洋裝,兩條筆直修長、穿著網紋蕾絲絲襪的玉腿;腳踏一雙時下流行的細帶露趾高跟鞋,倒三角的兩寸鞋跟把整個足板頂出一條優美的弧線;戴上薄紗袖套的纖纖玉手上掛著銀亮的小皮包,一種養尊處優的貴婦風姿。

  “我kao !這個時候,你說她會不會是——雞呀?”

  “嗯,有可能……不過看她那身打扮,也有可能是被包的二奶……”

  “你說她多大呀?”

  “不好說……看長相,也就二十七八;不過看她穿的衣服……可能三十多歲了……”

  不知道是沒有聽見周圍人們的議論還是根本不屑去聽,那個貴婦人裝扮的女人卻是一臉的凝重,她甚至沒有用正眼去看他們,一雙桃花眼卻直勾勾地盯在一個在她前方50米左右穿著風衣的男人的身上。那是個很普通的男人,個子不高,平頭,風衣的領子高高地豎起擋住了他的臉,使別人不清楚他的年齡,F在他正站在一個雜貨店前,饒有興趣地看著店里的東西,并且和老板攀談著。

  那個美婦人看男人暫時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也停下來。打開手上銀亮的小皮包,從里邊拿出一個警用對講機(對講機?……難道她是個——警察?。,向兩邊警覺地看了看,然后對著它說:“指揮部,我是警察大隊二隊隊長趙雅曼,嫌疑人物現在的位置是皇后大街,仍在我監視中,OVER. ”她關上對講機,看看周圍沒有人注意,把它重新塞進皮包里。此時她的臉上不經意間帶出一股和她的嬌艷嫵媚不相稱的英氣來!

  看到自己監視的對象現在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那個美婦人趙雅曼嘴里嘟囔了幾句,索性找了手跟前的一家冷飲攤坐下,要了杯冰水。她看似漫不經心地喝著,一雙眼睛卻一刻也沒離開那個男人。

  就在這時兩個看似大學生的人走過來,兩人上下打量著她,不時竊竊私語,一個較高戴著眼鏡的先開了口∶“你……你是一個人嗎?”

  這句話把她的視線從那個男人身上拉回來,她略顯吃驚地看了他一眼沒有答話。

  “我……我們想跟你交個朋友……”

  原來是搭訕……

  她抿嘴一笑,“我已經結婚了!

  那兩人碰了釘子,遂尷尬的走開。

  看著他們的背影,她無奈地笑著搖搖頭,嘴里嘟囔著“現在的小孩,膽子真是夠大的,公然在大街就敢搭訕女人!不過他們要知道我的年紀,準會下一大跳的……”轉過頭來,那個男人,她的監視對象,已經從她眼前消失了!

  趙雅曼一驚,砰地站起來。再往遠處看去,那個男人已經走出一百多米了。

  她急忙從店里出來,移動著她那雙細帶露趾高跟鞋,扭著渾圓的臀部跟著他走向街口。

  那個男人象是漫無目的地走著,而她亦趨亦近的監視著她的一舉一動。不知不覺地,她尾隨著他來到附近的一個公園。此時天色已經暗下來,這種時候,已經沒人會特地走進公園了,所以非常寂靜。

  覺得有點不對,趙雅曼急忙拿出對講機,“指揮部、指揮部,疑犯現在在公園里,我正在監視中。OVER”

  等她放下對講機,她突然發現眼前的疑犯——那個穿風衣的男人,不見了!

  她的神經立刻緊繃起來!

  此時昏暗的公園,慘白的街燈,她有些緊張地望著四周,才發現自己跟蹤那個男人不知不覺就走到公園的深處。茂密的樹林在微弱的街燈的照射下顯得有些陰森,一陣陰風掠過,樹葉沙沙地響著,叢林中好象有鬼影在跳動!

  街燈下她美妙的背影,在緊身短裙的包覆下,臀部豐滿的鼓起令人犯罪的曲線,露出的一雙美腿勻稱修長的相互移動,像她這等尤物,穿梭在夜晚的公園……(這樣的場景……難道說……這……這是個陷阱?)“我在這兒!”一個人在樹叢中向她招手,正是她跟蹤了一天的那個男人!

  趙雅曼一咬牙,追進那片陰森的樹林。

  樹林很黑,要不是有一點月光,真要說是伸手不見五指了。趙雅曼在樹林中一腳深一腳淺地走著,腳下那雙時下流行的細帶露趾高跟鞋此時沒有給她帶來任何好處。

  突然,她踩到一塊石頭,一個趔趄——就在這時,一個黑影向她撲來!

  她顯然吃了一驚,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撲倒在地,兩個人同時摔在地上!

  “混蛋!放手!趙雅曼飛起左腳,踢在他的小腹上,他身形停頓了下來,雙手一抱,牢牢抓住了她的腿!

  趙雅曼發瘋一樣地踢著雙腿,可那男人的雙手還是將她那結實修長的腿抓得死死的,怎么也掙扎不出來!掙扎間,他脫下她腳上的高跟鞋,手指用力地壓住她的腳心的一個穴道!

  “呀啊┅┅不要┅┅”趙雅曼全身像被電流通過似的激烈顫抖,全身的力量象是一下子就消失了一樣。

  在這一瞬間,那個男人感到了對手的弱點,伸手在趙雅曼的腳底搔了起來……好象有千萬只螞蟻在她的腳底爬行一般,趙雅曼酥癢難忍,忍不住格格嬌笑,一會兒,已笑得喘不過氣來,身子也無力的軟了下來。

  那個男人趁機翻身騎在了趙雅曼的腰上。他抓住她的左手,使勁朝背后扭過來!

  一陣劇痛從左臂彎處傳來,趙雅曼感覺自己的胳膊幾乎被粗魯地扭斷了!她的臉被緊緊地壓進樹林松軟的泥土里,發出含糊的慘叫!與此同時,她感到自己的右手腕也被抓住朝背后扭去。

  驚慌失措的趙雅曼掙扎著,可是她每次好不容易蓄起的力氣,都被那男人在她腳心上簡單的動作消磨的無影無蹤。趙雅曼心里恐懼著,因為她知道對手已經完全摸透了她的弱點!

  終于,她的雙手被拉在一起,被自己的手銬銬在背后,冰冷的手銬!

  象是感覺到絕望,趙雅曼拼死扭著被男人騎在身下的纖腰,雙腿使勁蹬著。

  “臭娘們,我把你的腳也銬上!”男人的身體騎在趙雅曼腰上,好不容易才控制住好象發狂的烈馬一般尖叫掙扎著的美麗女人。他費了好大力氣才把她瘋狂踢動著的雙腳抓在一起,用另一副手銬銬在了一起。此時他已經累出了一身大汗,喘著粗氣從趙雅曼身上下來。

  微弱的燈光照在他的大喘氣的臉上——他竟然是個年約十五六歲的少年!這樣一個神秘的男人,剛剛才把美麗的女警察降服的男人,居然是個小男生!

  “!你!”趙雅曼一聲驚叫,她下意識地想起來,卻發覺自己手腳已經被捆住。

  “想不到我是這樣吧……”那個男孩淫褻地看著她那不停扭動著的渾圓飽滿的屁股和纖細的腰身,“想不到我是故意把你引到這里來的吧……”

  “甚么,你是故意的?!”女人一陣悲呼。

  “趙雅曼,警察大隊二隊隊長兼任隊指導員,今年39歲,丈夫在兩年前因車禍喪生,獨居至今;家中有一子,今年15歲,和我一樣大!……自從我一年前看到電視上播出的你接受記者采訪的新聞時,你的美麗莊重就深深地進入我的腦海中了……我策劃了很長時間,就是想把你這樣又漂亮、又有頭腦有本事的女人玩個痛快!”

  “你——!”趙雅曼已經說不出話來。

  “——現在,我的愿望終于可以實現了。!”男孩瘋狂地大笑著,一把撕開她的洋裝,接著抓住里面那繡著花邊的胸罩,推了上去!趙雅曼漸漸軟弱的身體微微彈起,兩個豐滿碩大的乳房立刻墜落下來。

  “!畜生!……”趙雅曼立刻羞恥得尖叫了起來!自己誘人的身體裸露在無恥的敵人面前,她感到極大的屈辱和恐懼,她羞憤得滿臉通紅,恨不得立刻死掉!她不禁羞得閉上了眼睛。

  “這么好的奶子,難道你的男同事們沒有享受過嗎?……看來是沒有了,你這個隊長兼任隊指導員是怎么當的?!不該用自己的身體來犒勞犒勞整天辛苦的屬下嗎?那樣他們怎么會盡心為人民服務!”

  嘴里羞辱著趙雅曼,他的手也沒有閑著。無恥地用手托住她一雙沉甸甸地墜在胸前的豐乳,使勁地揉著。

  “啊……不要……”她的頭使勁低著,呻吟從性感的紅唇間斷斷續續漏出;裸露著的白潤的雙肩微微聳動,被男孩抓在手里的雙乳和赤裸著的豐滿白嫩的上身不停顫抖,顯得無比凄慘!

  “來吧,我要替你死去的老公來疼愛疼愛你!”看著這個美麗的女警察赤身裸體地被捆綁,毫無抵抗能力地等待著自己凌虐,男孩忍不住從背后把她環抱住,把她的裙子卷上來。不客氣地抓到大腿上側,連屁股都露出來了。

  包裹著渾圓的大屁股的白色內褲,煞是惱人。

  他用手粗暴地撕開白色內褲,把它從趙雅曼身上扯下來!

  “咳……咳……”

  她頓時覺得快喘不過氣來,趙雅曼不禁淚水汪汪地咳了起來。而男孩也在此時脫下了自己的內褲,把直挺挺的男性陽具,順勢滑入她的跨股間。

  他緊抱她卷起的裙擺的腰,身體往前抽動,將強勁的男根插了進去。

  “!”被內褲塞住的小嘴在剎那間哀叫著。

  像火舌般熾熱的男根,粗暴地直導入陰部,好象當初失雅曼的身體。

  “終于這樣了……終于可以強奸電視上的她了……而且還是個這麼漂亮的警察!……真象是在做夢……”他喃喃地低語著。

  心愿得償,于是年輕野獸般的欲情一發不可收拾,他痛快地在趙雅曼的雪白豐滿的“戰場”上沖鋒著,狂插猛抽的男根次次入肉……可憐趙雅曼身為警察,抓過的窮兇極惡的罪犯不計其數,見過的大風大浪也數不勝數,不想被個十五歲的少年制服!更可恨偏偏此時正不勝邪,一身美妙的胴體卻被十五歲的少年赤裸裸地任意欺凌!

  ……美艷如花的粉臉在年輕野獸的蹂躪下時而仰起,時而低垂,兩條雪白勻稱的美腿隨著他的抽插晃動著,一雙玉腳時而緊繃伸直,時而向內側勾起。僅存的一只的高跟鞋最終也落在了地上,纖美勻稱的右腳也完全赤裸著;腳面繃直,十個腳趾緊緊地并攏著,竭力向內彎曲;不自覺的緊縮腳趾的雪白肉腳,現出完美的弓形,似乎要宣泄著體內無法克制的欲望……這是怎樣一副凄美殘忍的畫面!連月亮神似乎都不忍看到年輕野獸對成熟的女體的凌辱,悄然地把頭轉過去……黑暗的叢林中,兩個黑影時而重迭、時而分開,銷魂的呻吟聲和著濁重的喘息聲在樹林里回蕩著……“啊……”隨著一聲大喊,年輕的野獸緊緊地摟住趙雅曼的背部,然后全身痙攣地泄出了精液。一邊放縱著火熱的欲情,還二次、三次地往前扭擺著腰,最后好似精力用光地將頭垂放在她的背部,連身體也緊緊地依偎著。同時,趙雅曼的掙扎也緩和了下來,被秀發半掩的臉龐低垂著,原本繃緊的雙腿松弛了,性交后的淫液順著晶瑩的大腿汨汨地溢流在地上……* *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