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不屈的故事
不屈的故事

不屈的故事

入夜天空黃兮兮的,象是用千百萬張死人的臉皮貼過,惶恐得怕人。

  在這1940年6月夏天晚上,林城巳經沒有白天喧嘩,老百姓都躲回家里,城里一片靜悄悄,只有日軍腳步聲和汽車駛過隆隆聲音,城里到處都是鬼子漢奸真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

  此時日軍司令部憲兵隊審訊室,燈火通明,室內到處是一個個刑架,一條條柱子,墻邊放著六七個木籠,一個小木籠關著個披頭散發赤身裸體女人,她坐在不能直腰木籠低著頭,沒有看這邊正審問什么人。

  此時憲兵隊隊長山田大佐坐在椅子上微笑看著面前一個赤身裸體女人。

  這個女人不簡單,別看她只有二十五歲,她可是林城地區敵工部部長兼便衣隊隊長高風英,今天進城聯絡工作和刺探情報,被特務隊長劉彬設下圈套活捉的,當時還被她打死幾個特工,好歷害的女人。

  高小姐請坐,山田親自端來一把椅子放在她面前。

  高風英此時脖子戴上粗粗鐵钚,鐵钚前后左右焊有小鐵钚,雙手雙腳也是被粗粗鐵钚鎖住手腕腳腕。

  此時高風英手腕上鐵鏈鎖在脖子后邊,鐵钚上使她雙手只能抱在腦后,不能動彈,任由被捏得青一塊紫一塊的乳房展現在鬼子漢奸面前,而雙腳被一條二十多斤大鐵鏈鎖住,雙腿間那濃黑陰毛被人拔掉一小叢,露出血紅一小片陰肉,而她為了不裸露陰唇,只能緊緊夾住雙腿。

  這時高風英的思維還停在上午被俘情景,她接到命令進城偵察日軍動態和了解一年前被捕地委書記林桂香情況,她化裝成一個做生意男商人,用布條把自己乳房緊緊扎平,頭發盤起戴上禮帽就成了個男商人。

  進城來到聯絡站仁濟中藥房,看看四周沒有什么情況,自己進去,留下二個打扮成伙計警衛員守在門口,進去一看王林正給病人看病,王林見到是她親自來不禁臉色變了變,但又鎮定下來,哦,先生來了,里邊請,我看完這個病人馬上進去給先生看病。

  好的,大夫,你看完病人后再進來,我等你。

  好的,先生入內下人會送上香茶,您慢慢品茶,我一會到,高風英大步走向內院掀起門連,進去坐在坑上剛拿起坑卓上的茶杯。門外里屋一齊沖出十多個特務手里拿著槍對準高風英,不許動。

  說時遲,那時快,高風英突然躍起拔出手槍一楊手啪,啪,啪,三槍,啊,三個特務倒在地上,一個后空翻,高風英巳經跳到特務們后邊了,再射擊時手槍卡殼。

  特務們一擁而上,捉活的,她沒子彈啦。

  高風英心念一定,沉神靜氣,尋找殺敵契機。

  一個特務沖上來,高風英手槍一砸,特務腦袋開花倒在地下,高風英接著身影一動,巳撲向正前方一個高大敵人,拳頭搗那人的心窩,那人不慌不忙地回手招架,看來也是個經過訓練的家伙,但高風英這一招是虛的,她在身影甫動之機卻突然一扭身抬腳踢向從后邊撲上來一個特務的陰部,那特務猝不及防,被踢上正著,踢在如此軟弱的部位,那特務的感受可想而知,只見他翻了翻白眼,便捂著檔部倒在地上。

  這時高風英剛開始襲擊的大高個一看有機可乘,一個惡虎撲食想從后面抱住高風英,這正是高風英所期望的,高風英腳勢不減,回身一個后蹬,鞋尖正踹在大個子的心窩,當時將他踹得口吐鮮血,撞在身后的墻上,一命嗚呼,高風英轉瞬之間踢死二人。

  其他十多個人面面相覷,再不敢輕舉妄動,對屹了一會。

  特務隊長劉彬站在特務后邊喊,他媽的,這么多人還捉不到她,全都給我上捉住她,不能讓她跑了。

  十多個特務一擁而上,想要拼卻死上一兩人,按住高風英。

  高風英卻輕巧地從合圍中鉆出來,繞到其中一人身后,一掌下去,將此人的脊柱骨打斷,那人的尸身向前撲向對面的一人,高風英在尸身肩上一按,借力踢出一腳,正踹在對面那特務的面門上,將他的嘴巴踢了個稀巴爛,身形剛一落地,一肘搗向旁邊一特務,打斷了他的肋骨,緊跟著左掌順勢推出,打在面前一個特務小腹將其震得肝裂脾碎,這時一個矮墩墩的壯漢沖上前,高風英剛想跟他交手卻發現不炒,原來此人是個摔膠高手,他一把抱住高風英利用自己體重一個反背反將高風英摔倒,然后他用肥碩的身軀緊壓住高風英,旁邊的特務們一擁而上有的反扭她的雙手,有的拼命按住她的雙腿快,快,拿繩子來一個特務遞上一條粗麻繩幾個特務把她雙手反綁剩下的繩子緊緊綁著她的雙腳再拉她起來。

  此時高風英只能跪在地上,因為她的雙手跟腳是綁在一起,高風英低著頭大口大口喘氣。

  一個特務罵到,你這個八路殺了我們這么多人,看我怎么整治你,一把扔掉她的帽子。

  高風英盤在頭上的頭發掉在肩上。

  嘩,女八路,快來看,捉到是個女八路。

  這時劉彬從里屋走出來,一把抓住高風英頭發,高風英,你到底沒跑出我的手心。

  什么,隊長,她是高風英,怎么象個男人,錯不了,是不是,高部長。

  劉彬你這個狗漢奸,要不是王林這個叛徒你想捉到我,好啦,等回到特務隊現慢慢跟你算帳,李栓子,到,門外兩個八路解決了沒有,報告隊長門外的弟兄把他們給打死了,好把她抬到車上帶走。

  車子回到特務隊,幾個特務把高風英抬進審訊室按住她跪在地下。

  劉彬進來后圍著高風英轉了一圈,高小姐只要把你進城目的,城里地下黨名單都說出來,我馬上報告皇軍放你回家,怎么樣。

  劉彬,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什么也不會說的。

  好,來人,這女人武藝高強你們小心點,先給她釘上全套鐵銬,一個特務緊緊抓住她的頭發往后拉,高風英只能仰著臉向上,特務摸摸她的臉,淫笑著,高小姐給你戴上一個大金環,保你美麗動人。

  呸,你這個狗漢奸。

  媽的,我叫你罵,特務拼命拉著她頭發。

  高風英頭皮一陣刺痛,不禁啊的叫了一聲。

  另一特務拿著一個奇怪大鐵钚,它前后左右都有小鐵钚,而且小鐵钚上都一條鐵鏈糸在上邊,特務拿著鐵钚套在她脖子上鎖好鐵钚,高風英覺得這十斤重大鐵钚牢牢套在脖子和肩膀上使自己脖子轉動都有困難,兩個特務又扒掉她的鞋子,在她的腳腕上釘上二十多斤重大鐵鏈,然后將她脖子上鐵钚拉下兩條鐵鏈緊緊地拴在腳鏈上,使高風英保持跪在地上不能動彈,才敢松開她的雙手,接著雙手手腕又釘上鐵鏈,然后將高風英雙手牢牢拴在脖子后邊鐵钚上,現在高風英雙手抱在腦后,挺直身子跪在地下。

  劉彬走過來,看著鐐銬纏身高風英用手撫摸著她的臉,說,高隊長不好受吧,現在才開始,難受在后邊,不過你把知道所有秘密說出來,要錢有錢要房子有房子,比你干的土八路經常沒吃沒喝好多了。

  高風英,用憤怒眼光看著劉彬一言不發。

  媽的,扒光她的衣服。

  一個特務撕開她的男人上衣。

  高風英拼命想掙扎,但是雙手被鐵鏈捆在脖子上的鐵钚,脖子上的鐵鏈又跟腳上鐵鏈牢牢拴在一起,身子根本就只能挺著胸跪在地上,加上一個特務還抓住她的頭發高風英根本就不能動彈,只有大聲叫罵,你們不能這樣做,漢奸,走狗,賣國賊的罵著,但是幾個特務卻不管那么多用手和匕首連撕帶割扒光衣服和內衣。

  高風英光著上身,只有被布條緊緊纏著的乳房還沒被撕開。

  劉彬揪了揪她腋下的腋毛,這上邊這么多毛下面一定不少,你再不說我就叫他們扒光你全身的衣服。

  高風英漲紅著臉,你去死吧,你這個狗漢奸,八路軍共產黨是不會放過你們這些漢奸,走狗,賣國賊,就是死我也不會開口說的。

  好,你這娘們真有種,拿剪刀來,一個特務遞過來一把剪刀給劉彬,劉彬抓住高風英胸前的布條一剪,高風英兩個白凈豐滿乳房突現在眾人面前,兩粒紅紅的粗大地乳頭,挺立在乳房尖端。

  劉彬笑嘻嘻用手揉搓著她的乳頭,這奶子挺有彈性的。

  另外幾個特務巳經撕扯光高風英的褲子內褲。裸露出她那三角區濃黑陰毛。

  高風英紅著臉罵到,你們,你們,這些畜牲,流氓。

  劉彬淫笑著,邊玩弄著高風英乳房邊說,現在后悔來得及,不然到了皇軍那邊,你這漂亮身子,啊,啊,你是明白人不用我說得那么清楚,對吧。

  高風英憤恨的說,拿開你的臟手,不許碰我的身子,狗漢奸,你是中國人現在就把我殺了。

  想死,沒那么容易,把她拉起來,你們也開開心玩玩,不過只許摸,不許上她身子,不然到皇軍那里不好說話,知道了沒有。

  知道啦隊長,劉彬一離開,特務們一擁而上,七手八腳亂摸一氣。

  高風英大聲叫罵著想扭動身子躲避摸她奶子和陰部的臟手,但是她雙手反扣在腦后手上的鐵鏈連接腳鏈,根本就無法動彈只有任由特務們羞辱自己。

  劉彬這時候又出現在高風英面前,算了,算了,不要再玩了,你看人家高隊長淚流滿面。

  高隊長是不是該開口啦。

  你們,你們真是太下流了,你們還算是中國人嗎,這樣欺辱自己的同胞,你們還不怕八路軍共產黨會找你們算帳,你們應該調轉槍口打鬼子,把鬼子趕出中國,這才是真正的中國人。

  高風英一陣痛罵,使得有幾個特務離開高風英身邊,退到后邊去了。

  啪,啪,劉彬打了高風英兩個耳光,他媽的,你到了這里還宣傳共產黨,找死,我到要看看你這個女共黨有多硬,劉彬揪住高風英一小片陰毛用力一拔。

  高風英覺得陰部一陣疼痛,啊的哼了一聲。

  這時劉彬舉起那些根部帶血陰毛在高風英臉上擦來擦去,看見啦,這可是你的陰毛。

  高風英瞪著噴火雙眼,你,你,你這個不是人的家伙,想要我開口,做夢。

  劉彬一邊把高風英的陰毛小心放在一本書里,拿到她面前,看看這里面全都是你們這些女八路的陰毛,看這是你們地委書記林桂香的陰毛,高風英看見書的第一頁放著幾十多根黑黑陰毛,她紅著臉,呸,下流,劉彬擦擦臉上唾沫,惡恨恨的說,把她吊起來,晚上送到憲兵隊交給山田大佐。

  幾個特務把從粱上吊下來繩子,拴在高風英被鐵鏈鎖在腦后雙手手腕上捆扎好一拉,高風英被高高吊起來,她覺得兩只手腕胳膊象是被拉斷一樣,非常痛苦,而且高風英雙腳拴著二十多斤重大鐵鏈把她的身體直往下墜,高風英身子被拉得痛苦萬分,但是高風英咬緊牙關,忍受著那刺心疼痛,不久高風英疼痛的頭上直冒出豆大汗珠,從頭上身上往下滴,漸漸的她覺得自己巳經要昏過去時。

  特務又把她放下來,高風英雙腳一著地身子巳經軟軟站立不穩,要不是還有繩子吊住她雙手,她巳經倒在地下起不來了。整整一個下午高風英都吊在那里,而且還有不少偽軍頭子進來看看這個女便衣隊長,他們在她身上到處亂摸,玩弄她身上每一寸地方。

  高風英也罵了一下午,到了晚上兩個特務解開吊著她的繩子推著她往外走,高風英艱難拖著沉重的鐵鏈一步,一步,扭動身體向前走。

  一個特務在她鼓鼓屁股捏了捏,快走,你這臭婆娘。

  高風英回頭罵了句,流氓,漢奸。

  那特務伸手抓住高風英的乳房用力捏著,我是流氓你奈何得我。

  高風英趁他不注意用盡全身力氣一撞,把他撞到四腳朝天,高風英連忙扭動兩步,抬起腳踩在他的生殖器上,啊,這個特務慘叫一聲就不動了。

  幾個特務連忙拉開高風英,只見那特務動也不動躺在地下,不死也沒有半條命。

  高風英還在罵道,打死你這個狗漢奸。

  一個特務馬上拉起拴在高風英脖子上的鐵鏈,后邊幾個特務連推帶拉把她拉上車,在車上幾個特務死死按住高風英,車子很快到了日軍司令部,靠近憲兵隊停車。

  幾個特務把她拉下車,推拉著她進了審訊室。

  一雙撫摸著高風英乳房的手,使高風英從沉思中醒過來,她看見山田淫笑的玩弄她的乳房。

  高風英漲紅著臉對山田罵到,你們這些流氓,畜牲,小鬼子有啥招數你就使出來吧。

  高小姐,我很欣賞你現在的這種表情無喜,無憂,無情,無悔,做為軍人我很佩服你,這幾年給我大日本皇軍造成不少麻煩,但是現在你卻落在我的手里,只要你能把林城所有共黨人員,活動地點等情況透露出來,我可以馬上放你回家,并且給你五十兩黃金,呸,你做夢去吧。我死也不會說的。

  我不是做夢,我山田有辦法叫你開口。

  山田別廢口舌有什么招法你就使出來,看你的手段硬,還是我們中國女人骨頭硬。

  我很佩服你的勇氣,不過,我還是提醒你一下,我對付女人的刑罰有兩套手段,一套就是你現在可以瞧見的這些刑具,另一套就是一群男人一個接一個地對你那赤身裸體綁緊手腳的肉體進行享受式的折磨,而且我還比較喜歡用這套刑罰,特別是對付象你這樣頗有美色的年輕女人,你這豐滿大乳房紅紅乳頭,兩片鮮嫩大陰唇掩住那迷人小洞,我想比較有效。

  你是畜牲。高風英憤怒罵到。

  本隊長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高風英小姐現在應該作出選擇,是講出來勉受刑罰,還是先受刑罰直到忍受不了再講,你可要考慮清楚哦。

  高風英不語,雙眼旺燃著憤怒的火焰,她心里清楚,日本鬼子什么下流手段都使得出來。她并沒感到可怕,只是有些心不甘,就這樣眼睜睜看著被鬼子奸淫,玩弄,我才結婚三個多月,愛人是八路軍一團團長楊濤,因為經常要跟鬼子打仗,結婚三個多月才一起睡幾次,現在就要被這些鬼子漢奸。奸污,污辱,做為一個女人最大恥辱巳讓她無顏再投入丈夫懷抱。

  這樣吧高小姐,我先讓你當一名看客,來人,把共黨頭目地委書記林桂香帶過來。

  兩個光著上身特務走到關著女人木籠旁,打開木門,林桂香快點爬出來,里面女人慢慢艱難爬出來,一個特務抓住她的頭發一把拉起來,他媽的,你這個女共黨想找死,拉著她脖子上的鐵鏈一扯,走,后面特務一只手摸著她滾園雪白屁股,一只手推著她走,林桂香掙扎一下,顫動著兩個大乳房伴隨奶頭上掛著銅鈴叮當叮當響,挺起有六個多月身孕的大肚子,光著雙腳拖著二十多斤重大鐵鏈,艱難的慢慢走到山田面前。

  高風英看見林桂香,唉,一年多啦沒見過的林大姐,現在卻赤身裸體兩個紅紅大奶頭被粗粗大鐵絲穿過吊上兩個銅鈴,雙腿間那濃黑陰毛被拔掉一小片,兩片陰唇也被鐵絲穿透糸著兩個銅鈴兩條鐵鏈,鐵鏈又拉起來緊緊地穿在脖子上鐵钚,裸露著她那鮮紅陰道口和陰蒂,特別是那六個多月身孕大肚子,林大姐被捕前還沒有懷孕,現在卻挺著大肚子,這一年多肯定每天都要被鬼子漢奸奸污,才懷有敵人孩子。

  看到這些,高風英雙眼一熱,就有淚流出來。

  別哭,不能在鬼子面前哭,拿出共產黨員堅強意志來,現在我們所付出的,僅僅是個人羞辱這算不了什么,但是我們整個民族都在受日本鬼子的欺辱哇,我們每個共產黨員只有咬緊牙關,寧死不屈,不計什么生死恥辱,跟鬼子斗爭到底,林大姐,我懂得。

  你他媽找死,剛進來的特務隊長劉彬邊說邊走到林桂香面前,一把抓住林桂香的頭發你這個女共黨現在還這么死硬,這時候我也不要你說出你們地下黨名單,只要你在自白書上簽名那你就可以自由,但是如果你還硬頂下去,等待你的是繼續做頭好奶牛,供我們喝人奶補身體。

  劉彬你這個狗漢奸,共產黨,八路軍一定會給我們報仇雪恨,你的日子長不了。

  媽的。劉彬在林桂香大乳房上恨恨抓了一把。

  來人,洗干凈這女人奶頭擠兩碗奶給山田太君和我喝,你們也一齊喝補補身子。

  今天晚上,劉彬看著高風英惡恨恨的說,我要好好整整這女人,好好出口氣。

  那邊兩個光著上身打手把林桂香捆在一個大字型刑架上,然后用水洗刷林桂香的大奶頭和身子,一面用水沖刷她陰道,一邊洗一邊玩弄她的乳房和陰道。

  老張,這女人的奶子越來越大,擠一擠那奶子奶水就流出來,隊長的中藥還挺靈,給這女共黨一吃就成了頭奶牛,我們哥幾個每天都有口福,哈,哈,哈,兩打手高興大笑。

  洗刷完成后,他們兩人拿著碗靠近林桂香奶頭用手擠著乳房,從那乳頭噴出白嘩嘩奶水就裝滿一碗。一個打手端著一碗奶給山田,太君請喝奶,山田接過碗一下子就喝完了,好,好味道,山田邊說著邊走向高風英處,另一個打手端給劉彬的奶劉彬也喝完了。

  山田走到高風英面前摸捏著她的乳房,一邊說,高小姐看到了嗎,不說,以后你就會跟她一樣,現在說了還來得及,呸,狗強盜,畜牲,,被你們捉到我就沒淮備活著出去。

  好,好,你們把她綁在林小姐旁邊讓她好好地看看,想清楚,是。太君。

  兩個打手應答完抓住高風英扣在脖子后邊雙手,拖拉著她到林桂香旁邊另一個大字刑架上,把她雙腳緊緊綁在兩邊,再解開她雙手時,高風英拼命掙扎著,兩個打手緊緊捉住她的雙手拉直一字型綁好,高風英還想掙扎,一個打手將她鎖在脖子上的鐵钚緊緊扣在刑架上。

  劉彬走過來伸手捏著高風英乳頭,高部長,在不招拱,就有你好看,狗漢奸松開你的臟手,不許動我,我要殺死你狗漢奸,高風英大聲叫喊著。

  劉彬哈哈大笑,到現在還那么兇,不許動你,要殺死我,你現在這個樣子怎么殺我啊,這兩片陰唇可以迷死我,但不能殺我呀,劉彬邊玩弄著高風英陰道邊說,你到底說還是不說,不知道,你快點殺了我,想死沒那么容易,我有是時間慢慢折磨你,羞辱你,玩弄你。

  高風英說,來吧,就當被狗咬了一口。

  媽的有你受的時候。劉彬說道。

  這時高風英看見十多個光著身體鬼子正向她們走來,個個裸露著堅硬的生殖器,而林桂香大天,那被鐵鏈拉開陰唇正張開紅紅陰道小口,正巧面對她,林桂香雙目緊閉咬緊牙關,一個鬼子挺著粗大生殖器插入她的陰道口哼哼哈哈抽動,并且雙手撫摸著她的乳房,而且鬼子每抽動一下生殖器,兩片大陰唇掛著銅鈴叮當叮當響。

  高風英看見這樣臉都紅了,不忍心看下去只有閉上眼睛。

  但是站在旁邊劉彬緊緊抓住她的乳房,睜開眼睛看看,快點。

  高風英咬緊牙就是不睜開眼睛,劉彬地手不斷用勁,高風英雪白乳房在他手里變成血紅色。

  你奶奶的,我叫你不張開眼,劉彬的手伸向高風英陰道不斷用手摳她的陰蒂。

  高風英忍不住了睜開眼睛罵到,你這個狗漢奸,你不是人,是畜牲。

  哈,哈,劉彬笑著,你奶奶的,我真以為你不張開眼,這誰知一摸還不是要張開眼。

  高風英為了不再受到侮辱,只有含眼淚默默看著一個個鬼子不斷的強奸林桂香,聽著林桂香不斷悲慘叫聲,當最后一個鬼子離開她身子時。還趴在她身上,用嘴吮著她的乳頭,吃喝著她的乳汁,然后滿意的捏了捏林桂香臉蛋,才離開她的身子。

  林桂香睜開眼睛,用她那明亮大眼睛看著高風英說,小高要堅強,不要向鬼子漢奸低頭。

  大姐你吃苦啦。

  沒什么,這也是每天的所受折磨之一,但也不能動搖我的心,這只能說他們對我毫無辦法,只能用這種長期折磨,來達到他們的目地。

  怎么樣高小姐,想通啦。山田說著離開坐著椅子,走到高風英身旁。

  高風英用憤怒眼光看著山田,流氓,卑鄙的流氓。

  高小姐別發火,中國人有句古話,好漢不吃眼前虧,現在把你知道的秘密都講出來,我可以不動刑罰。

  呸,告訴你們這些日本鬼子想要我知道秘密,做夢。

  這就怪不得本隊長了,山田說完脫光衣服赤條條挺著粗壯生殖器撲向高風英,雙手不斷搓捏她的乳頭,而且將生殖器硬插入她的陰道。

  高風英覺得陰道一陣刺痛,不禁慘叫一聲。

  山田不斷抽動生殖器,手不斷玩弄高風英身體每個部位。

  怎么樣,高小姐戰埸我們是對手,現在我們還是對手,只是你赤身裸體被四肢張開綁在刑架上,接受我帶給你的享受式折磨。只要你說出來所有地下黨情報人員名單這種折磨才會停止。

  畜牲,你妄想,誰也別想從我嘴里得到什么。

  山田淫笑著好,好,不斷抽動生殖器,用力抓捏高風英乳房啊,高風英慘叫著,山田哈哈大笑在高風英陰道射完精后。

  第二個,第三個,十多個鬼子在她身過了一遍。

  此時高風英乳房紅腫,陰道肚子到處流著白色精液,兩片大陰唇紅腫得翻出來了。

  山田舒服攤開兩腿在她面前坐下,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如一位藝術家欣賞著一件藝術珍品,直到欣賞得心滿意足這才發布命令,把刑架樹起來。

  一個打手過去搖了搖把手刑架就樹起來,眼下高風英低垂著頭嘴里不斷哼出一聲聲呻吟。

  你開不開口說?

  高風英微微地睜開眼睛,嘴角神經質地抽搐一下。

  怎么啦,高小姐,高風英還是緊緊地鉗著嘴。

  好吧,我叫你不開口,山田命令兩個打手,拔光她手指甲,腳指甲。

  兩個打手拿著鉗子站在她兩旁,同時捉住她兩拇指一齊拔,那一剎那高風英覺得刺心地痛苦,不由得大聲慘叫,啊,啊,啊。

  說不說,高風英看著兩片舉到面前血紅的指甲,搖搖頭。

  喝,看來你還挺堅強,繼續拔,拔光她的指甲。

  高風英地慘叫聲又在審訊室響起來了,等她十只指甲都拔光人巳經昏過去啦,當一桶水潑到她頭上,高風英慢慢地抬起頭睜開她那明亮大眼睛看著山田,山田抓著高風英的頭發,你說快說,呸,她沖著山田臉上啐了一口帶血的唾沫。山田毫不介意地伸手抹抹臉上的血,好,高風英,你們繼續,拔光她腳指甲,兩個打手用繩子分開吊起她雙腿,捉住她的腳拇指鉗子一拔。

  啊,啊,啊,高風英痛苦得腦袋轉來轉去,不斷大聲叫喊,兩個打手很有耐心地一只一只慢慢拔光高風英腳指甲。

  高風英剛昏迷過去又被潑醒,她看見劉彬拿著幾根粗鐵絲正搓捏她的乳頭,狗漢奸,松開你的臟手。

  高小姐,現在我來替你戴上幾個銅鈴,讓你給我們跳跳奶鈴舞,陰唇鈴鐺舞,現在說了還來得及,我什么也不會說地,好,先穿你奶頭。

  啊,高風英覺得乳房撕裂疼痛,慘叫一聲,她的乳頭被穿通了,劉彬很細心地穿上銅鈴擰好鐵钚,搖晃著她的乳房銅鈴叮當叮當響。

  高風英破口大罵,劉彬你這個沒人性的畜牲。

  劉彬繼續穿通高風英另一個奶頭又穿上銅鈴,他很欣賞看著高風英痛苦地慘叫著,不斷搖晃她的乳房上的銅鈴,哈哈大笑,接著用手捏住她地大陰唇往下拉,嘩,好大片陰唇可以穿上兩個銅鈴兩條鐵鏈,來讓我繼續給你穿上。

  劉彬淫笑著連連穿了三個洞,高風英疼痛得用力不斷掙扎,不斷痛罵著,但是劉彬很快將高風英兩片大陰唇各穿上一條鐵鏈兩個銅鈴,哈,哈,高小姐你現在太美麗啦,他搖晃著她兩片大陰唇那四個銅鈴叮當叮當的響,多美妙聲音,劉彬哈哈大笑。

  劉彬你這個狗漢奸,你不得好死,高風英大聲痛罵著,突然覺得一陣惡心哇的吐出一口酸水。噴得劉彬滿頭滿臉都是酸水。劉彬擦擦臉上酸水,惡恨恨抓住高風英乳房,你這女共黨找死,高風英咬緊牙關不哼聲,劉彬見此松開手,一只手搭在高風英手腕上,細細幫她打了一陣脈搏。

  啊,恭喜高小姐你有小八路啦,看來我們又多了一頭奶牛。

  隊長,隊長,一個特務急急忙忙走進來,王林得到確切情報,游擊隊今天晚上要在云莊接一個從延安過來的干部,聽說由隊長池春蓮帶隊迎接,好啊,劉彬摸一摸缺了塊肉的耳朵,這回一定要捉到池春蓮。

  好,把這娘們關在籠子里,二個特務解開高風英捆在大字架上鐵鏈,高風英軟軟倒在地下,一個特務用腳踢著她的屁股,媽的,裝死,起來快走,高風英慢慢爬起來雙腳踩在地下那刺心疼痛使她不由倒吸一口氣,她慢慢扭動身體一步,一步,拖著沉重鐵鏈咬緊牙關忍受那劇烈痛楚,只有乳頭大陰唇的銅鈴叮當叮當響和鐵鏈拖在地上嘩啦嘩啦響聲,卻沒有聽到高風英呻吟聲,這二三十步的路途高風英整整走了十分鐘,她被推進一個只能站立的木籠,雙腳被分開拴在兩邊木腳上雙手吊在籠頂上,特務們搞好一切后鎖好籠門離開啦,高風英看了一下右邊小木籠,林桂香正坐那小木籠里。

  大姐你怎么樣啦。

  小高,我沒什么,林桂香側著頭看了看高風英。

  小高痛嗎。

  不痛,大姐。

  小高不痛是假的,你所受的刑我開始也受過,我知道那種痛苦,特別是被強奸污辱,小高你一定要挺住,不能出賣自己同志。

  大姐,你放心我一定不會做叛徒,大姐,王林當了叛徒。

  我早就知道啦,我在審訊室關了一年多看到不少寧死不屈的好同志,也見到這些敖不過拷打的叛徒,王林就是被用燒紅鐵絲捅尿道熬不住才當了叛徒。

  大姐,他把池大姐要到云莊消息告訴特務隊隊長劉彬,劉彬正在去山田那里。

  唉,但愿他們能沖出鬼子包圍,不許說話,誰說話要拉出去打排子槍,一個特務邊說邊走過來,看了看兩人鎖著的籠門,摸了摸高風英的乳房,哼著小曲走了此時山田正在給偽軍司令張明下命令你帶隊伍晚上出發在天亮前包圍云莊我馬上調集附近皇軍跟隨你的部隊一起包圍云莊劉隊長馬上帶上特務隊出發偵察游擊隊確切位置馬上回來報告,各位清楚了嗎,清楚啦好馬上回去淮備一場腥風血的大戰開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