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迷奸舊案
迷奸舊案

迷奸舊案

張靜現年28歲,現為XX區警察局女刑事警察,雖然是女刑警,但擁有一張甜美的面孔,身高五呎六吋,并擁有34D。22。25的誘人身材!

  這天,她在自己的辦公枱旁,呆看著枱上一宗舊案件的文件,這宗案件她已追查了很久,仍沒有任何進展。

  其實,張靜未做女刑警之前,在美國是修讀工商管理碩士,并在美國XX投資公司任職投資經理,她之所以放棄大公司高薪厚祿的職位,選擇做這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主要是這宗案件內所涉及的人,全是張靜的親人。

  整件事應從5年前說起,那年張靜是23歲,家里排行第二,父母於她21歲時因車禍身亡,剩下的親人如下:大哥:張勇,36歲已婚,無子女,任職高級海關關員,身材中等。

  大嫂:曹敏,33歲,張勇的妻子,任職旅行社,身材與張靜不相伯仲,擁有34D。23。25的身材。

  三妹:張柔,21歲,在大學讀一年級,擁有33C。22。24的身材。

  全家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二層高村屋,生活樂也融融,這時,張靜在大學考獲獎學金,可往美國修讀工商管理碩士,她便離開了這個開心的家庭,到美國讀書。

  張靜出國兩星期之后,這天清晨4點,正當妹妹張柔仍熟睡在自己的睡房里時,張勇和曹敏便已起床,張勇因任職海關需輪班工作,已習慣這么早起床,而曹敏因今天要頂替另外一位同事,做領隊帶一個四日三夜的旅行團到上海,需要早些到機場安排有關的事宜,剛好張勇也是在機場工作,故兩人吃完早餐后,張勇便駕駛著自己的七座位私家車,載著曹敏一起去機場。

  到了機場后,張勇便與曹敏吻別,再到自己崗位工作,而曹敏做完一些準備工作后便到預定位置,靜候著旅行團團友來報到,接著兩小時,曹敏便忘著幫團友辦理行李寄運和登機手續,終於安排妥當并登上飛機,由於曹敏很早起床的關系,待飛機起飛后不久,她已睡著了。

  漸漸曹敏感覺到右邊乳房側給一些硬物壓著,便張開眼睛看看,原來竟是坐在她旁邊呼呼入睡肥男人的手肘。

  像曹敏這樣身材好的女人,在任何地方都免不了有機會受到色狼所輕薄,她已習以為常,再看看那男人又不似裝睡,於是她便用手推開他的手肘,再靠向走廊那邊坐著,漸漸地再次睡著了。

  當她再次醒來,已差不多到達當地機場了,出了機場與團友會合后,曹敏手拿著公司的旗幟,正想用手機聯絡當地旅行社導游時,一個年約25歲的女子,頭發綁馬尾,身穿T裇及牛仔褲,身材一般約有32B。22。24,走到曹敏身旁道:「你好!是曹敏嗎?」曹敏答道:「是!你就是XX旅行社的小芳!」那女子答道:「是!好高興與你合作!」曹敏笑道:「我也是!」兩人便帶著團友去停車場,通常曹敏帶領這類旅行團,是與當地旅行團合作辦的,除曹敏外,當地旅行團亦會派出領隊,負責旅行團在當地的一切食、住及行,而曹敏只是從旁協助。

  另外當地旅行團亦會雇用一些游覽車公司,因此旅游車司機不是當地旅行團直接雇用的,因此,若遇到一些麻煩且難相處的司機時,領隊會相當辛苦。

  兩人和團友上車后,經小芳介紹后,曹敏便知旅游車司機姓陳,年約五十與小芳合作了很多次,是一個和藹友善的人。

  其實,這個旅行團的團友,全都是四、五十歲易話為的成年人,故接下來兩天的旅程,大家都玩得非常愉快。

  第二天晚上曹敏和小芳同住一間酒店房,這是所有旅行社為省錢所安排,突然小芳接到來電,原來是游覽車公司通知,原先姓陳的司機因家里有急事,明天要請假,并說明天會安排另外一位司機來接替,接著兩人聊聊天便睡著了。

  這天算是最后一天的旅程,因過埋今晚明天早上便要坐飛機回香港了。

  這天吃完早餐后,小芳便去停車場找那新來的司機,曹敏便遲一步帶著團友到停車場,剛好一進停車場,曹敏便見到小芳和一個年約四十歲的肥胖男人,站在旅游車旁在談話。

  曹敏便帶著團友走到他們旁邊,這時,小芳大聲對團友道:「各位團友先上車!」小芳接著跟曹敏道:「這位是王大哥,這位是曹敏!共苊舻溃骸竿醮蟾缒愫!多多指教!叫我小敏就得!」王大哥道:「不用這么客氣!那我就叫你小敏吧!」說話問,曹敏并沒有察覺到,王大哥那雙細眼不時盯著她的誘人胸脯!

  就這樣沒有阻礙下,今天的旅程完結了,回到酒店后,曹敏和小芳幫團友安排完酒店房后已是十點鐘了。

  這時,酒店便安排房間給曹敏、小芳和王大哥,曹敏和小芳拿了房匙后,便對王大哥道:「王大哥!一陣到我們房間交代一下明天的安排!雇醮蟾琰c頭會意。

  曹敏和小芳入了房間,便開始放好自己的行李,其實這間酒店房與旁邊另外一間酒店房是可連通的,通道利用兩只門分隔,每一間酒店房只能開關自己的一只門,因此,必須兩只門同時開了,才能穿過通道。

  這時有人敲門,曹敏走去開門便是王大哥,曹敏便叫他進來,接著三人便坐在窗旁椅子及梳化上,準備開始談明天的安排。

  王大哥從他的袋子拿了三瓶橙汁出來說:「大家辛苦了!先喝點東西!」曹敏是一個很有經驗的帶團領隊,且又是女性,不會隨便吃和喝其他人的東西,當然避免大家不好意思,便道:「多謝!我現在不口渴,一陣再喝!」而小芳也是這樣說。

  王大哥笑道:「那我們快快談完,再去休息吧!」過了約十分鐘,所有安排談完,小芳急不及待地走去洗手間,而曹敏亦領著王大哥去房門口。

  這時,王大哥沒有跟隨曹敏,而是一個快步走到連通房間的那道門,開了后并將口內香口膠吐在手里,再放在門鎖上,再把門關上,然后走離幾步,蹲下裝著綁鞋帶。

  剛好這時曹敏開了房門,發覺王大哥不在身后,走回去見到他在綁鞋帶,并沒有察覺他剛才一連串的舉動,亦沒有任何懷疑,等他綁完鞋帶后,便再次領他出門。

  王大哥走后,曹敏和小芳便輪流洗澡,再聊聊天,可能兩人辛勞了一整天,不知不覺間便睡著了。

  這時,曹敏和小芳可能連造夢也想不到,接下來發生事情,可能是她們一生中最可怕的經歷。

  現在是零晨1點,在曹敏和小芳房的隔壁房住客,便是王大哥和另外一個司機叫老葉年紀身材和王大哥相約。

  老葉道:「老王!會不會有事呀!你不能肯定她們是否以喝了那瓶橙汁!」王大哥道:「不會有事的,我和小張、小楊不知干了多少次!我們選擇落手的,全都是已婚的,又不是處女,給我們干干,對她們沒有損失,就算沒有喝那些迷奸水也沒有問題,只要你入房后跟我剛才說的照做便可!」續道:「最后她們不喜歡又可怎樣,難道報公安呀!這樣的話她們老公便會知道!哈哈!她們唯一選擇便是當沒有發生過,她們不說,我們不說,誰知呀!

  膽小鬼!你呀!如果能將她干得貼貼服服呀!可能還會有下文呀!」老葉道:「真的不會有事!」王大哥道:「你驚就留在這里,我自己入去!」老葉道:「不是呀!死就死啦!一齊入去!」兩人便拿著繩子打開那條通道的門,再推開曹敏房那只給王大哥造了手腳的門,兩女便呈現在兩只淫狼的眼前,此時,王大哥用手指著枱上原封沒有喝過的兩瓶橙汁,老葉當然會意他想說兩女沒有喝那些有迷奸水的橙汁。

  王大哥便攝手攝腳地走到曹敏的旁邊,輕輕的拉起她的右手用繩綁在床頭,然后再綁左手,再從帶來的膠布撕下一塊,便轉頭看看身后的老葉,已見到小芳的雙手已給老葉綁在床頭,老葉手亦拿了一塊膠布,望著王大哥等他進一步的指示。

  此時,王大哥便對老葉點一點頭,兩人有默契地將膠布分別貼在兩女的咀巴上。

  睡著的曹敏由於咀巴給物件蓋住,本能反應驅使下,想用手抹去蓋住咀巴的物件,由於雙手已給綁著,手向前一拉便弄痛自己的手腕,就這樣子曹敏便因為疼痛而驚醒了。

  蘇醒后的曹敏發覺雙手給綁著,正想大叫亦發覺咀巴給東西封住,只能發出「嗚嗚」的叫聲,心知不妙時,眼睛已看到站在床邊淫笑著的王大哥、隔離床上和自己境況一樣的小芳及小芳旁邊的老葉。

  兩女互望一眼,已了解她們現在的境況,亦猜到接下來發生事情。

  這時兩女拚命地拉扯箸綁在手上的繩子,希望掙脫手腕上的繩子,口里仍不繼地「嗚嗚」地叫著,兩個男人沒有阻止,亦沒有任何進一步行動,只是笑淫淫地欣賞著,床上身體不停擺動的兩女作無謂的抵抗。

  這時,曹敏心里又憤怒、又害怕,希望眼前這一切都是自己在造夢。

  此刻,王大哥坐在曹敏身旁說:「兩位導游小姐,不要驚,我們兩兄弟只想跟你們爽爽,你們乖乖合作的話,保証不會傷害你們!」老葉道:「老王!不要說這么多費話,快啲郁手吧!」說著同時已率先拉高小芳T裇,再拉起乳罩露出那微微突起的32B乳房,老葉看著小芳的小乳,不屑地道:「想不到比想像中還小,算吧!好又一餐,唔好又一餐!」接著便用雙手、咀巴和舌頭,開始玩弄著那雙小乳,小芳則拚命地擺動身軀及搖頭,望能脫離老葉的淫行,口和心都在說「停!求求你!」,但咀巴給封住,只能發出「嗚嗚」的叫聲,眼里開始流出悲傷的眼淚。

  這邊,王大哥亦拉起曹敏的T裇,抓著她的乳罩大力向上一扯,「啪」的一聲,乳罩的肩帶立刻斷開,除手一揚,乳罩已掉在床后,那34D。潔白幼滑的巨乳,晃來晃去地露在王大哥的眼前。

  王大哥歡喜欲狂地道:「嘩!好大!」一雙手已握著曹敏的乳房,開始搓揉著道:「噢!這么大!這么滑!正!」接著已俯身用咀巴和舌頭,玩弄著曹敏的乳房和乳房頂端上的粉紅色乳頭。

  這時,王大哥搓壓曹敏的乳房實在太大力,痛楚和驚慌使曹敏眼淚直流,曹敏亦跟小芳一樣,明知沒有用,但仍不斷地擺動身軀和「嗚嗚」的叫著。

  那邊,老葉開始想脫下小芳的短褲時,小芳拚盡最后力氣狂揮著她的雙腿,已阻止老葉的舉動,老葉無計可施下,憤怒地一拳打在小芳腹上,罵道:「干!

  老子唔嫌你波小肯干你!算你家山有福啦!還扮怎么!」小芳中拳后,真是痛不欲生,像泄了氣的皮球,全身氣力盡失,接著老葉已輕易地退下小芳的短褲和內褲,手口并用地弄著她的肉穴,還不時發出「雪雪」的吸吮聲,這刻的小芳已完全失去抵抗的能力和意志,「嗚嗚」地哭著,任由老葉擺佈。

  這邊,王大哥和曹敏亦除著老葉的破口大罵,把眼睛和注意力集中在他們身上,看完后,王大哥已開始用手,準備脫下曹敏的短褲和內褲,恐嚇曹敏道:

  「你看到啦!乖乖地不要反抗!」

  看到小芳剛才的遭遇及怯於王大哥的威嚇,曹敏那敢掙扎,但當王大哥脫她的褲時,本能反應軀使下,仍合著雙腳微微扭動,這樣的反抗根本起不到作用,曹敏的短褲和內褲已給王大哥退下,并丟在床邊。

  現在曹敏仍用力合緊雙腳,希望可阻止王大哥進一步的行動,但曹敏的氣力經剛才一輪掙扎已用得八八九九,王大哥只輕微用力將雙腳抬高,再左右拉開,那幼嫩的肉穴已呈現在王大哥的眼前,這時,王大哥早已急急地俯身用舌頭舔弄著。

  曹敏不斷搖頭,擺動著腰肢,口想叫「停!求求你!」卻變成「嗚嗚~嗚嗚嗚~」眼流著淚,心里悲痛地想著「完了!老公!對不起!我就快給這個禽獸強奸啦!」對曹敏來說,她老公張勇就是她的初戀情人,而她的身體亦只有老公干過,現在竟無緣無故地給眼前這個滿身肥肉的老男人玩弄著自己清白的身體。

  那邊,老葉已脫去自己的衣服,蹲在小芳兩腿之間,手握著肉棒向前一挺,已完全插進小芳的肉穴,隨著「啪啪」的聲音,開始猛力地抽插著,并喃喃地道「噢!還這樣緊!正!」這時,任由老葉擺佈的小芳,「嗚嗚」地放聲哭著,只能默默地強忍著肉穴給抽插帶來的痛楚。

  這邊,王大哥仍舔弄著曹敏的肉穴,不時還將舌頭伸進入肉穴里,由於身理上的自然反應,曹敏的肉穴漸漸地已流出淫液,王大哥再舔弄一陣后,便放開曹敏雙腳,站在床邊脫去全身的衣服。

  身體沒有被玩弄同時,曹敏好奇地張開那早已濕透的眼晴,一眼便看到王大哥胯下那根早已充血七吋長的肉棒,對曹敏而言,在她的世界里只見過她老公那五吋長的肉棒,那有見過這樣長的肉棒,猶奇它的粗度,比她老公的還要粗,這時,曹敏真是給嚇呆了。

  王大哥已跳回床上,正想抬起曹敏的雙腳時,冷不提防給曹敏一腳踢中他的面,令他倒跌在床后,原來曹敏正用她最后余下的氣力,拚命地揮動著雙腳,以阻止王大哥剛才的舉動。

  王大哥摸著自己的面走到床頭罵道:「臭四!給面唔比面!」便左一巴右一巴地打在曹敏滿佈淚痕的面上,再扯著她的秀發,拉起她的頭續道:「臭四!

  乖乖地合作些!唔系有排你受!」

  然后再推下她的頭,痛楚使本來飲泣著的曹敏即時放聲大哭,原先揮動著的雙腳亦失去動力,放軟在床上。

  王大哥再次爬上床蹲在曹敏兩腿之間,抬起她的雙腳放在肩上,握著那硬邦邦的肉棒在曹敏的肉穴入口,上下上下地磨擦著罵道:「臭四!早已濕淋淋啦!

  仲扮嘢!」接著用盡全身力氣向前一挺,整根肉棒已插進肉穴里。

  給這樣粗長的肉棒狠狠地一下插進下體,那種漲痛的感受,真是無法形容,這時,曹敏只能「喔喔」的放聲大叫,不斷擺動,雙手緊握成拳,以喧泄精神和身體的痛苦,接著王大哥便前后前后地抽送著,并道:「正!真緊!」同時像搓麵粉團一樣,用力地搓壓著曹敏那晃來晃去的乳房。

  這時,房內只聽到兩女「喔喔」、「嗚嗚」的叫聲和抽插時發出「啪啪」的聲音,而曹敏和小芳只能默默地忍受著身心的痛楚,只希望這時發生的事情盡快結束。

  就這樣過了約三十分鐘,兩個男人已開始喘著氣,但抽插的節奏仍跟之前沒有多大的變化,只是有時快有時慢,而曹敏和小芳這時真的非常茅盾,因她們的肉穴竟開始傳來陣陣的快感,這時,她們已不像最初時強忍著痛楚,而是強忍著快感,亦強制著自己身體反應。

  其實,這也不能怪她們,因她們和她們老公做愛的時間往往不會超過二十分鐘,而且這兩個男人的肉棒,無論長度和粗度均勝過她們老公的。

  那邊,老葉漸漸地加快抽插的速度,每插進一下頂到小芳肉穴深處時就道:

  「死未!」同時小芳亦「喔」的一聲反應著,突然,老葉下身一陣攣痙后,將精液全射在小芳的肉穴里,而小芳「喔~~~~」的一聲大叫,老葉便伏在小芳身上,雙手慢慢地撫摸著她的身體,兩人不停地喘著氣。

  這邊,王大哥亦開始發起最后的猛沖猛刺,這時曹敏好像已差不多忘記了自己是被強奸的,口里不!膏浮 浮 沟厝,叫聲亦隨著王大哥的猛烈抽插,變得越來越大聲。

  突然,王大哥大叫一聲,雙手緊抓著曹敏的乳房,兩人一陣痙攣、抽搐,顫動后,王大哥將精液全射在曹敏的肉穴里,享受著高潮的曹敏,亦感覺到肉穴深處王大哥射出來的滾燙精液,這刻,房間內只有四個人的喘氣聲和精液及淫液發出的淫靡味道!

  片刻后,曹敏漸漸回過神來,望向小芳那邊,見到老葉仍伏在小芳身上,像已睡著了,而小芳仍喘著氣,面上呈現出一副又痛苦又舒服的表情。

  接著再看看仍伏在自己身上喘著氣的王大哥,他的手仍不時搓弄著自己引以自豪的乳房,心里難過,同時亦責怪自己道「曹敏!曹敏!你竟給這個又肥又丑的男人強奸了!還有高潮~~!你對得住你老公嗎~~?還有精液全送進陰戶里!萬一懷孕了~~?怎么辦~~?應否將今晚的事告訴老公~?還是報警~?

  報警后會怎樣~~?」

  就這樣,可憐的曹敏不斷地責怪自己、不斷地問自己怎么辦、不斷想后果,漸漸地因疲倦睡著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