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暴虐男人
暴虐男人

暴虐男人

劉洪剛坐在早點部里正在吃早點,走出大學十年了,他很滿意自己的現狀,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從事他喜歡的攝影,F在是6 月,天氣很晴朗,他等一會要去鄰市赴一個商務約會,他準備從高速走,現在的天氣還不熱,開車時應該很舒服的。

  吃完最后一口,他開始上路了。上高速不久他開始轉到國道上,這里的路況他并不熟悉,他有些迷路了。他大致看看地圖,辨別了一下方向,開進一條小路。

  現在已經是上午10點左右了,他有些擔心不能按照預期到達。前面不知道為什么架起了路障,他減慢速度,這時候他注意到一群建筑工人坐在路邊的樹蔭下面,很少見的是,這些人都是女人,很健美,有典型的川妹的長相,肌膚白皙細膩,但是一點也不象農家女人。

  要趕時間,他告訴自己,于是調頭準備回高速公路去。這時候其中一個高大的女人走過來,向他擺手,她穿著牛仔半褲,圓領體恤和沉重的工作靴子。

  她走近車子,劉洪剛搖下車窗。

  “我們已經完事了,準備休息一會就撤掉路障,我可以先讓你過去!彼目谝衾餂]什么川味。

  “謝謝了!彼_車通過讓出的道路,連聲道謝,“瀘縣是這個方向嗎?”

  “沒錯!

  “這個不錯!蓖ㄟ^的時候他聽見那個女人說。

  不過他沒見她從口袋里拿出一個步話機,一邊講這些話,一邊對著他的方向笑,一副狡猾的樣子看著他消失在路的遠方。

  道路沿著溪流和山壁一直繞過一個小山丘,前面是星羅密布的田地。他不慌不忙的開著車,打開窗戶,聞著路邊莊稼和泥土的清香。這是典型的盆地景色。

  這時候他突然聽到身后傳來警笛聲,從反光鏡里他看見一輛警用摩托緊跟在他后面。他停下來,心想這樣偏僻的地方怎么有這么好裝備,簡直不比北京的差。

  他看見一個高大的女警走向他,穿著黑色的皮靴。雖然看起來很沉重,但是她的肩寬,腰細,看起來很勻稱,她胸部尤其豐滿尖挺,她接近車子幾步的地方,傲慢的看著他。

  劉洪剛本身就是個運動員的體形,有很好的肌肉,但是不高只有1.65米。

  而這個女警就是不穿靴子也比他高的多,可能有1.80米。但她走路姿態優美,掩蓋了她肌肉的輪廓,劉洪剛沒有想到中國也有這樣高大還不失女人味道的警察。

  “怎么了?……”

  “下車!”她粗暴的打斷他的話,手握腰帶上的警棍。

  劉洪剛無奈的聳聳肩,走出車子,伸手去掏駕照。女警猛的扭轉他的胳膊,力氣大的驚人,他瘁不提防,一下就扭翻在車頂上。在他還沒來及抗議之前,雙手已經從背后被銬上了,然后更令他驚訝的是,女警松開了他的腰帶,褲子被一把扯到了腳踝,她及其熟練的把腰帶再次收緊,他的雙腳被結實地綁在了一起。

  然后他被推到車頭前,感覺襯衫領口一緊,襯衫整個被剝掉,從他雙手被銬住的手腕,生生扯了下來,現在他幾乎是赤裸了。

  隨后他被女警半拖到路邊地草叢,他躺在那里喘息著還來不及反抗,隨即就被警棍一頓亂打。他掙扎著用膝蓋支撐起來,面對那個女警。他驚奇的看見,面前地女警竟然脫掉了制服地褲子,她腰以下,除了馬靴和黑色的內褲,什么都沒穿。甚至她當著他的面,褪下了內褲,用長褲壓住它,放在自己車子的頂部,以免被風吹跑。

  上身的制服和白襯衫她依然穿著,她敞開制服,把松垮的襯衫在腰部打上一個結,手溫柔的撫摸幾下自己胯下黑色的三角區,再次走下公路的草叢,回到劉洪剛面前,眼睛里充滿了邪惡的笑意。

  他有些害怕她手里的警棍,但是他有一種預感,她最厲害的武器,在她雙腿之間,濃密的黑色森林里。

  他本能的試圖想逃跑,可惜被緊緊綁住的雙腳,只是移動了幾下,就被女警伸腿輕易地絆倒了。首先是臀部被警棍猛擊一下,隨后女警抓住他的肩頭,馬靴掃向他的膝蓋,警棍雨點般落在他身上。她俯身抓起他的頭發讓他跪起來,他的臉一下被塞進她向前挺起的胯下。

  就在這個時候,公路上傳來汽車的聲音,是從劉洪剛要去的方向而來。女警停下來,把他推開,轉頭看去,一輛豪華轎車停在路邊,劉洪剛向后移動了一點。

  “好了,你這個女瘋子,”他喘息著喊道,“你有什么理由對我做這種事?”

  車子后窗打開一半,一個女人的眼睛露出來。

  “一切順利嗎?”車里的女人問。

  “沒問題,頭,我已經把他制服了,明天一早我就押他出庭!

  “很好,繼續吧!

  車窗升上去,車開走了。

  女警再次面對他的時候,他有些膽怯。

  “你剛才說什么?”她冷笑。

  劉洪剛再次蹣跚的逃跑,她讓他覺得危險至極。和上次一樣,他又被摔倒,頭撞在草地上。后果是他又得到了一場警棍的圣宴。女警毫不留情,下手如此地重,警棍落在他的臀部背部,四肢上,巨痛使他短暫的昏迷一下。女警還不滿意,最后還給了他胯下一下。

  她退后幾步讓他呻吟了一會,又走上前去。這次,她雙腳分跨在他頭兩側,劉洪剛向上望去,她健壯勻稱的大腿間,粉色花瓣在黑色叢林里隱約可見。她居高臨下挑逗地看著他,一時間是如此的高大。隨即蹲了下來,她的陰部離他的臉只有幾厘米,微微張開,可以看見她里面粉紅色陰唇在晃動,微微張開的陰道口,褐色皺褶的肛門,下體的氣味在初夏的溫度下異常強烈。

  隨著一聲悶哼,她抓起他的的頭發,猛拉起來,塞進自己濕潤的胯下。

  “不想再挨打,就讓我來的快點!彼U橫的命令著。

  劉洪剛伸出舌頭去嘗她柔軟下垂的肉,拼命探索她敏感的地方。舌頭在陰唇上飛舞不停,伸進陰道,舔磨陰蒂,試圖找到她的敏感點,平息她的憤怒。

  她開始粗暴的緊抓他的頭發,固定在自己的胯下,隨著陣陣快感,揉搓他的臉,最后引導他的舌頭找到腫脹的陰蒂,現在陰蒂已經腫脹的開始陣陣抽搐,快要高潮了。在他拼命討好她半分中后,她劇烈的喘息著,頭向后仰,發出野獸般滿足的顫音,高潮的快感行遍她全身。

  她身體放松,膝蓋不自主的抖動,向前跪下,直接坐在劉洪剛臉上。龐大的軀體整個落下來,陰部包裹住劉洪剛的臉,讓他呼吸極其困難,大約過了一兩分鐘,她才渾身抽搐幾下,平靜下來。

  然后女警站起來,拉他的頭發讓他跪好,轉過她巨大的屁股對著他,膝蓋彎曲,猛的把屁股挺到他臉上,伸手到臀下摸索,然后抓住他的頭發,把他的臉拉進自己豐醇的股間,使他的嘴對準自己的皺褶的褐色肛門,猛拉貼上。

  “把你的舌頭放進去,繼續干活,”她說,“沒我的話,不準停!

  他伸長舌頭,但是本能的又縮了回來,因為她的肛門實在太臟了,充斥著難聞的氣味。警用警棍給了他一下算是警告,他為了不再挨打,強忍著惡心,再次把臉深埋進面前的肉堆里。他的舌頭感覺到她隆起的皺褶的肉,舔干凈上面已經干掉的一些殘留的糞渣。

  女警放松自己,讓他的舌頭伸進她的洞口,去舔她柔軟的直腸內部。她快樂的嘆息一聲,用空閑的手開始按摩自己的陰蒂。他慢慢的感覺到她的括約肌開始收縮,不住夾合著他的舌頭,她另一此高潮也快到了。之前她已經感覺腹部已經漲滿了,有點擔心隨時會來。

  所以她深呼幾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轉身面對劉洪剛。這次她向后推他的頭,讓他后仰,直到自己可以跨站在他臉上的高度,然后跨上去。

  “渴了嗎?”她帶著嘲弄的口吻,“好,張開嘴!

  劉洪剛知道要發生什么,雖然他的大腦因為突變而混亂,但是他明白最好不要違抗她的命令。他賣力的張大嘴巴,輕微的水聲從女警的胯下傳來,金色的流體從她的身體涌進他的嘴里,一下就滿溢出來,順著下巴流過頸項。不用任何提醒,他明白,流出來的后果,他被迫大口吞咽她的尿液,如同她尿出的速度一樣快。尿完后,女警讓他舔干凈陰毛上最后幾滴。

  完事以后,女警回到路邊的摩托車邊,用步話機通知抓到一個疑犯,隨后穿上褲子,坐在車頂抽煙。

  【完】